夜半阴婚

番外 此生有她此生有情 墨寒特别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希言 本章:番外 此生有她此生有情 墨寒特别篇~

    番外 此生有她此生有情 墨寒特别篇~

    (26+)

    很暖……

    仿若人间三月的春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W.』⒉

    我有些恍惚的醒来,看见有人正好奇的盯着我看。

    一个活人,居然敢这么盯着我。

    我想要转身,却发现自己身子的异样。我在棺材里……

    怎么回事?

    尘封的记忆慢慢泛起涟漪,我隐约记得是墨渊封印了我。

    他为什么要封印我?

    我想不出原因。

    脸上蓦然又传来了异样的温暖,刚刚盯着我看的活人正笑眯眯的摸着我的脸。

    我凝聚起体内所剩不多的法力去查看,慢慢意识到她这是在轻抚我的身外化身。

    “紫瞳!快过来!”蓦然有人叫了她一声。

    “马上就来!”她应声回头,又笑着跟我挥了挥手:“再见啦!”

    原来她叫紫瞳。

    紫瞳……

    这名字有些怪异,我总觉得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人群之中,那明媚的笑容却是映在了我的眼中。

    我很少会对一个活人记得这样的清楚。

    苏醒过来之后,我便可以加快修炼速度了。不明白墨渊为什么会把我封印在这里,但眼下还是恢复修为要紧些。

    只是初醒时的那一抹惊艳,却总是时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我第一次因为想见一个人打断了自己的修炼。

    封印依旧在,以我现在的修为还不能冲破,但可以元神出窍。

    她的气息很独特,我将元神从鬼体中挣脱出来后,很快就找到了她。

    她正在教一群孩子唱歌,她唱的很好听。我站在那屋子的最后面,听她唱歌唱了许久。

    胸膛里那颗从不会跳动的心,那一天,仿佛也跟着她的歌声雀跃了起来。

    明明知道她不是唱给我一个人听的,却还是听得如痴如醉。

    真怪,这个词居然也会出现在我身上。

    很快便是午休,她和另一个女孩结伴回去了。没了她的歌声,我竟然还有些怅然。

    下午她依旧是教孩子,这一次是心算。

    晚上下学时,她与那个叫宁宁的姑娘一起去后山采了些蘑菇,说是给一个叫花婶的加菜。

    后山阴气很重,应该都藏着不少阴灵。

    宁宁身上阳气重,阴灵不易近身,倒是没什么可怕的。倒是她,身上散发出来一种诱人的味道。

    若是天黑后还在后山,可怕就危险了。

    我跟了上去。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提着篮子往后走去,后山的确有很有无毒的新鲜蘑菇。

    她们采了很多,正要往回走时,天却已经黑了。

    她们一进来就被阴灵盯上了。而我只是一道虚弱的元神,那阴灵修为不高,还发现不了。

    我看着她们被鬼打墙困住,一直在原地绕圈,无奈的摇了摇头。

    “紫瞳……你有没有发现……我们一直在同一个地方?”宁宁终于忍不住问出声了。

    她更是害怕,但还是强作镇定:“没事,别怕!大概是山里地形复杂,我们一不小心走错路了而已!”

    她们身后,那只蛰伏了许久的阴灵终于慢慢显现出来。

    活人都是怕鬼的吧?

    法力剩的不多,但帮她离开这里还不是问题。

    我在那阴灵现身之时将他打破,破了他的鬼打墙。

    鬼气掠过她们身上,她打了个寒颤,想要回过头来,却被宁宁一把按住了头。

    “紫瞳你傻了!走夜路遇到阴风不能回头的!”

    她应了声,两人用尽全力往前跑去。

    真遗憾,她要是那时回头,可能就能见到我了。

    确认她安全回去后,我回了棺材中。元神强行突破封印已经耗费了我大部分法力,又收拾了只小鬼,法力更是所剩不多了。

    若不尽快闭关,恐怕我真的要化回一道鬼气了。

    只是,她的面容反反复复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修为稍稍恢复了些,我便出去寻她。这一晚,她和宁宁躺在床上聊天。

    女孩子的闺房我自是不会进,只是即使站在门外,还是能清楚的听见她们的聊天内容。

    “紫瞳,我觉得这么久了吧,我还是觉得我的初恋最帅!”宁宁道。

    “呵呵!”她不知道为何回应的很勉强,还带着几分不满。

    宁宁忽地笑了:“也是,紫瞳你的初恋和我不一样。韩冬个渣男!你当初怎么就看上了他?”

    “我没看上他好么?”她磨牙,显然是提起这件事有些不高兴。

    宁宁嘿嘿笑着。

    她有些气不过的又道:“尚宁宁同学,你忘了当初你是怎么跟我说的吗?试试?试你个大头鬼!我信了你的邪!”

    “诶呀,紫瞳我错了嘛!回学校了请你吃放!吃大餐!”

    “我要吃海鲜自助!”

    “没问题!我请客,随便吃!你把整家店吃完都没问题!”

    ……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慢慢睡着了。

    我有些好奇,韩冬是谁?

    夜深了,周围聚集了好几只阴灵。他们觊觎的望着屋子里面,又因为门前的八卦符而不敢上前。

    这八卦符对我倒是没用,我穿墙而入,看见她被子只盖了一半,上半身都露在外面。

    女孩子的睡相都这样吗?

    想着活人脆弱,极易生病夭亡,我上前帮她盖好了被子。

    她应该是早就冷了,被子盖上,立刻舒服的蜷作一团。她的脸无意间碰触过我的手背,像是一只小猫轻轻挠过了我的心。

    慕紫瞳……

    鬼使神差的,我伸手轻触了她的脸。

    她下意识的蹭了蹭。

    为什么外面的阴灵会这么觊觎她?

    要不是对床这个叫宁宁的女孩阳气重,两个人整天结伴而行,修为弱的阴灵不得近身。就她一个人的话,恐怕早就着了道了吧。

    她,究竟特殊在哪里?

    我的手向下划去,骤然指尖传来一道轻微的痛感。她脖子里居然还有块护身玉。

    这玉看得出被人精心温养过,倒是能保她一两次平安。

    我收回了手,那玉的光芒也淡了下去。

    她一只脚又伸出了被子。

    我无奈的再次给她盖好被子,转身出去收拾掉了那些阴灵。

    她经常帮着这房子的主人做菜,那妇人经常夸她做的好吃。

    真的那么好吃吗?

    我第一次对活人的食物有了兴趣。她也变得愈发的诱人。

    我渐渐意识到这是为什么了。

    纯阴灵体。

    她居然是难得一见的纯阴灵体。

    怪不得那些阴灵一直都觊觎着她!

    我是元神在这里,加上修为尚未恢复,致使到现在才看出来。若是以鬼体之身,恐怕也早就察觉到了。

    这槐树村鬼影重重,到处都是阴灵,她怎么敢来这里!

    我观察了两日,恐怕她还不知道自己的特殊体质。而且,这两天正好是她纯阴灵体体质成熟之时。

    事情似乎变得有些棘手了。

    “宁宁……我……想去厕所……”一晚,她异常为难的喊着对床的宁宁。

    “慕紫瞳你怂死了!来多久了,你哪次上厕所闹鬼了?”宁宁笑着起身,“走。”

    “宁宁你真帅!看着这份上,海鲜自助就不要你请了!”她笑道。

    “那你请我?”宁宁顺势道。

    “好!毕竟厕友!”

    两个人笑着,去了院外的茅厕。

    我其实很想告诉她,她不用怕,蹲守在外面的所有阴灵我都处理掉了。

    以后该怎么办?

    若是放任她不管的话,纯阴灵体的事早晚会暴露。到时候,无论是阴灵还是活人,都不会放过她。

    转念一想,似乎又觉得没什么问题。

    她只是一个活人,即使是纯阴灵体又如何?若是没有人带她入门修炼,她也不过短短几十年的寿命。

    几十年后魂归冥界,投胎之时我帮她炼去纯阴灵体的特性便是了。

    而这几十年间,难不成我还护不住她?

    打定了主意,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只是没几天,我却听到她和宁宁在商量离开的事。

    “宁宁,你确定回学校的车票到车站买也一样?”她问。

    “放心啦,我问过村长了!这里一年到头没几个人出去的,我们就十几个人,肯定买得到!”宁宁说的异常肯定。

    她有些遗憾:“不过下星期就要走了,以后很难再来这里了吧?”

    “是啊……”宁宁也叹了口气,“我本来想要继续支教的,但我爸妈知道后差点气死,打死也不让我一辈子都耗在这里。”

    她苦笑一声:“我爸妈也是。”长长叹了口气,“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玲玲不还说以后会去泽云城看我们吗?”

    泽云城,我听这家的孩子说过,似乎是一个离这里很远的地方。

    她要离开这里去泽云城了?

    我忽然有些慌。

    不行,她还不能离开这里!至少现在还不能离开!

    我的修为尚未恢复,不能离这里太远,更无法陪她离开。没了我的保护,她很快就会被那些虎视眈眈的阴灵抓去的。

    该怎么办?

    忽然,我想到了一个主意阴婚。

    若是染上了我的气息,其他阴灵便不敢再动她了吧。

    只是我尚不能突破封印,该怎么跟她阴婚?

    我思索了好一番,决定招魂。

    我去为我们的阴婚准备了很多东西,等到一切做好之时,她已经收拾好行李要离开了。

    我在自己负伤创造出来的空间里,瞧着她坐在一只会动的铁盒子里睡觉,微微一笑。

    她体质特殊,突破了那块护身玉之后,她的魂魄很快就来到了我的身前。

    此刻的她尚未恢复意识,我将准备好的冥婚喜服与她穿上,又命纸人喜娘一切按着阴婚的仪式进行。

    她的意识渐渐恢复了,我怕她挣脱开,稍稍做了些手脚。

    只是挑开她盖头的那一瞬间,已经见过她很多回的我,还是被惊艳到了。

    她非常的美,那种动人心魄的美。

    “你终于是我的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出这句话,只知道自己此刻非常想要她。

    恢复了意识,她的眼中有些迷茫与害怕。我想告诉她不必害怕,瞥见身后铺好了的被褥,那种想要占有她的冲动一瞬间放大了。

    “洞房。”

    若是没有洞房,阴婚也不算是真正的完成。

    我知道我是有私心的,竟然会对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她起了这样的心思。

    恍惚一个出神,她恢复了力气,竟然一把将我推开挣脱出了这方空间。

    她体内有法力,而且不低。

    我更加不解起来。

    这方空间我制作的匆忙,并不能存在很久。她离开后,很快便分崩离析了。

    我的元神回到鬼体之中,想了很久,决定再对她进行一次招魂,看看那究竟是一股怎样的法力。

    她昏迷了,因为从高空坠落。

    即使一路上都有树枝挡着,但她还是伤的很重。

    我用为数不多的法力帮她治好了身上的外伤,再次招魂。

    这一次的场景,我用了自己在棺材里的画面。只是她靠近之时,我忍不住从从跳起来吻住了她。

    槐树村的神婆着实讨厌,却在这个时候生生将她的魂魄召了回去!

    我已经没有法力进行第三次招魂了,所幸回去的路被其余阴灵们破坏了,她暂时无法离开这里,我也能安心去修炼。

    却没想到闭关之中,她自投罗网,被想要讨好我的阴灵们抓来放血了。

    她也是个不听话的,明明让她等在原地,却误入了阴街。

    阴街之上,我见到了墨渊与凌璇玑。

    凌璇玑怎样我不在乎,只是墨渊,我瞧着他有些变了。不再是之前的那般孩子气,多了不少沉稳。

    我忙着想把她带离冥界,墨渊与凌璇玑纠缠着我,我也无暇跟他们多废话些什么,抽剑使了个分身术便带她离开了。

    以墨渊的修为,那分身术他是完全可以看破的,却没道破,任由我带着她走了。

    看来有空的话,我还得回冥界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要逃走?”对她的不听话,我是有些恼的。

    可是她说她担心我。

    担心我吗?

    即使知道这不大可能,心间却还是有些喜悦,甚至是雀跃的。

    那隐隐泛起的怒火,被这轻飘飘的一句话,润物细无声的浇灭了,还开出了柔软的花来。

    我抱着她进了水晶棺里,即使帮她治好了伤,我知道她也该累了。

    果然,没多久她便安稳的睡在了我的怀里。她身上的温度传来,我小心翼翼的拥着她,生怕弄疼了她。

    她沉沉睡着,呼吸声都让我异常的安心,仿佛这一生都想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墨渊再次来人间找我的时候,我去见了他。见到我,我能看出来他很高兴。

    只是他却一直在质问我为什么还要保护她?

    我只是想要保护她,没有理由。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便是是因为她已经是我妻子了吧。

    我将这个原因告诉了墨渊,墨渊差点被气得要暴走。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他气冲冲的走了,我也没有多管。左右他不是跟小孩子了。

    然而,回到火车上之时,他却找上了她,还当着她的面囔着问我,我心里装的究竟是谁。

    我心里装的,从来都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我不明白墨渊为什么要这么问。但我要收回自己刚刚的想法,墨渊果然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我本以为这不会有什么,墨渊走后,她却似乎是生气了。我解释了一番,她也不听,倒头就睡。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第一次感到束手无策起来。

    好在她脾气一向去的快,去抓所谓的笔仙之时,已经不生气了。

    我因此开心了许久。

    只是我不明白,为何她身边的人,除了宁宁,都觉得我会害她。

    若是我真要对她不利,他们又奈我何?

    我不在乎他们的想法,我只在乎她怎么看我。所幸,她信我。不仅信我,还一次次帮我辩解。

    我从未那般庆幸当初与她结了冥婚。

    她身死之时,我自废修为换来生死簿救她,只有庆幸,从未后悔。

    我只是怎么也没想到,她会不顾一切跑来冥界找我,真是不要命了。

    一整瓶的媚骨生香喝下,让她整个人都迷糊了起来。我并不想乘人之危,可是媚骨生香并没有解药。

    左右是夫妻……

    她恢复意识醒来之时,我是有些愧疚的,不敢正视她,只能闭眼装睡。

    她的手再次覆上了我的脸颊,那温度与触感就像是当年在槐树村的初见一般。

    我睁开了眼,看见她姣好的面容腼腆的泛起绯红。

    “后悔给我吗?”问出之时,我便觉得不妥。这件事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后不后悔又有什么用。

    她羞涩的低下头去摇了摇头。

    我的心间闪过一阵狂喜,下意识的抱紧了她。

    她问我为什么要叫她慕儿,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记忆中隐约有个类似的名字。

    若是与她亲友那般唤她,将来那段连我自己都记不清的陈年旧事被翻起,她会不高兴的吧。

    她是独一无二的,便该有个独一无二的称呼。

    因此便叫了慕儿。

    她似乎也挺喜欢这称呼的。

    再后来,我们有了孩子。

    慕儿本不想要孩子,大概是被她表姐家和华悦家的鬼胎吓坏了。她不想要,那便不要好了。反正以我的修为,我们也大可能有孩子。

    然而,意外之喜,我们有了孩子。

    没人能想象到慕儿告诉我她怀孕之时,我的欣喜。欣喜过后,又对慕儿满是歉疚。

    她说过不要孩子了。

    她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刚开始还有些害怕,等到我向她把一切都解释清楚后,她便满心满眼的等着孩子出生了。

    白焰的性格和她很像,活泼天真,还有点小贪吃。

    小小出生后便再没有子嗣出生,这些年积累下来的气运全部落在了白焰的身上。

    这本是好事,我却总是担忧他盛运而夭。因此,有时他调皮些,只要不犯大错,我也大多都由着他了。

    好在这孩子懂事,很少闯祸,不愧是我和慕儿的孩子。

    即使有时我与慕儿不得不闭关,他也总会乖巧的跟着墨渊。

    他被洪荒天道吸收之时,从未有过的痛心在我体内蔓延。我知道若是白焰找不回来,非但慕儿承受不了,我也一样。

    慕儿与我在寒渊修炼之时,我终于想起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对那叫姬紫瞳的另眼相看了。

    因为姬紫瞳身上有一道气息,那气息是属于慕儿的。

    当年凰傲晴的心头血辗转落入怨鬼峡,才躲过了洪荒天道的追杀。而怨鬼峡怨鬼无数,那道心头血为自保又逃入了寒渊之中。

    这恐怕也是为何怨鬼峡会与洞天福地祭坛相连接的缘故。

    祭坛之下是凰傲晴的尸身,寒渊之中是凰傲晴的心头血。凤凰血原本便是各族中最为特殊的,盘凤的心头血更甚。

    心头血与尸身各有感应,两者便连通了。

    其实,真正与那里相连接的,是寒渊。只是寒渊乃冥界命脉所在,轻易不会暴露人前,这才带上了怨鬼峡做掩护。

    不知道当年那道心头血闯入寒渊之中,为何没有被寒渊所灭。等到三千年前我再来寒渊之时,那枚心头血才从寒渊之中闪现。

    彼时,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将她带离了寒渊。

    我本身想将她查明身份后妥善处理了,却无从下手,只能搁置了下来。

    也许那时,心头血便已经有了意识开始化形了。

    我批文时,她会从我袖间钻出来,蹦蹦跳跳的落在我的手指之上。有时候,还会来捣乱。

    与慕儿长住冥宫之时,她也会经常在我批文的时候,从身后抱住我。或是给我喂点零食,或是仅仅抱着我撒会儿娇。

    当年的心头血与如今的她,在这一点上真是一模一样。

    后来,那道心头血便不见了。

    我想了很久,结合后来慕儿投胎转世,估摸着大概是一次去轮回司的时候,心头血顺势进了轮回。

    若干年后,与慕儿在槐树村相遇,只有缘分二字。

    当年姬紫瞳身上便是因为有了这道气息,我才稍稍留意了些许。

    不得不说,姬紫瞳是个心机颇深的女子。她算准了我并不想与凌璇玑成婚,便找了这个由头接近我。

    从小,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好处的阴灵便太多了。她一靠近,我便看出了她的心思。

    姬紫瞳提的退婚方法并非不可行。

    我对手下人向来不吝啬,也从不会让他们白白做事。

    我问姬紫瞳要什么报酬,她说要我的法力结晶助她突破修为瓶颈。

    我同意了。

    三千年后才知道,要我的法力结晶,不过是为了她用纯阴灵体的身体复活而已。

    事败后,她利用墨渊的内丹护住了自己即将完全消亡的魂魄,躲入了无极玉简之中。

    我当时内丹已经给了墨渊,全靠一身修为在支撑,自然没有注意到她还有残魂剩余。

    墨渊为了我救我,将我封印。

    无极玉简只是为姬紫瞳暂用,并非认她为主。

    墨渊暂且收服了无极玉简,当做封印我的阵眼。却没想到三千年的封印,倒让姬紫瞳封印了我的那些记忆。

    在山洞,我将无极玉简给慕儿,只是想要单纯的让她有个护身的法宝,却怎么也没想到姬紫瞳因此附身到了她的身上。

    姬紫瞳说我当年爱的人是她的时候,我是不信的。我对她,没有对慕儿的那种感觉。

    我会记得慕儿爱吃的每一个菜,会记得她的每一个小动作,会记得她说过的每一句话,甚至只要她一个眼神,我便能懂她的心思。

    可是姬紫瞳,若非她长了一张与慕儿一样的脸,恐怕我连她是谁都不会记住。

    我不相信我会爱上一个没有任何感觉的人,更不信自己会让慕儿伤心。

    只是姬紫瞳演技太好了,将一切谎言都编织的天衣无缝。

    就连我最信任的墨渊,都被她骗了。背着慕儿,他口口声声的告诉我,我当年是真的爱过姬紫瞳的。

    我不信姬紫瞳,慕儿也抱着希望不信。

    一步步与慕儿走到如今,若非她的坚强与无条件信任,我独自撑下去会难得多。

    若问世间情为何物,我只回两个字:慕儿。

    此生有她,此生有情。


如果您喜欢,请把《夜半阴婚》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夜半阴婚番外 此生有她此生有情 墨寒特别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半阴婚番外 此生有她此生有情 墨寒特别篇~并对夜半阴婚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