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天使

赵羽翔的日记四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江渔 本章:赵羽翔的日记四

    “早,于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赵沂博一身合体的休闲装扮,走进餐厅,充分展现出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唯一不太协调的是他的怀中居然抱着一个一身粉红、咬着嘴的小baby。

    “早啊,大少爷。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胖乎乎的于妈手里拿着铲子,转头笑着看着这一大一小。

    “妹妹肚子饿了,我怕吵到青夏,所以就先把她抱下来了。”他一手抱着娃娃,一手开始熟练的冲泡起牛。

    “我来吧。”于妈走过来,想要接过瓶。

    “不用了,于妈。你还是准备早餐吧,一会儿他们就都起来了。”他笑着摇摇头,很快冲好了牛,他自己先喝了一口,确定温度并不烫之后,才把嘴放进正在咿咿呀呀的小baby嘴里。

    于妈看着他熟练的动作,这才放心的转头继续做早餐。

    “堂堂大总裁,一大早就辛苦的当爸,真是可怜哦。”低哑难听的嘲讽从门口传来。

    “一大清早就听见你乌鸦一样的声音,真是扫兴。”赵沂博一边小心的看着怀里的小baby喝牛,一边不客气的反击。

    “你才是乌鸦!我是因为变声期的原因,声音才会这么难听。等我过了这段时间,我的声音会比你更有魅力、有磁。”一个身着高中生校服的英俊男孩没好气坐在餐桌旁。

    “你想和我比,还差的远呢。”看着小baby喝完牛,赵沂博熟练的拍抚她的后背,让她打出嗝来。

    “你这个……”他冷淡嘲讽的语气激怒了男孩,他站起身来怒视着赵沂博。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一个轻柔的女人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妈咪,你醒啦?身体好点没有?”刚才还像一只被激怒的斗牛一样的男孩,立刻粘在刚进入餐厅的美丽女人身上。

    “好点了。”她点点头,像拍小狗似的,拍了拍已经比她还要高的儿子的头。

    赵羽翔无奈的看着母亲的动作。拜托,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要用这种动作拍他的脑袋好不好!如果是其他的人敢用这种动作拍他的头的话,一定会被他修理的很惨,可是对他最爱的母亲,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连抗议都只敢在心里悄悄的说。

    “青夏,你怎么下来了?昨天晚上你还在发烧,现在头不会晕吗?”赵沂博把怀里吃饱的小baby放在儿童专用的椅子上,也一脸担心的来到她身边。

    “还有一点晕,但是我不想再躺在床上了。”石青夏靠在抱她下楼的赵沂轩怀里,淡淡的说。

    “她还在发烧,而且好像比昨天更烫了,一会儿要去医院。”抱着她的赵沂轩面无表情的对赵沂博说,但是眼里却满是担心和忧虑。

    看见两个男人担心的样子,石青夏没好气的翻了下白眼。“拜托,我只是有一点发烧好不好,就算温度比昨天升高了一点,也才只有38℃,还没有严重到要去医院的地步。”

    “可是……”三个男人都一脸担心的围在她的身前。

    “我不去医院,谁要是敢逼我去医院,我就要和他绝交。”她强硬的说。任又带点幼稚的话语,一点都不像出自于一个有两个孩子的43岁的妇人口中。

    “好吧。”看着她坚定的表情,三个男人只好无奈的妥协了,但眼里还是满满的担心。

    “少,早啊。”于妈好笑的看着他们围成一团的场面,这种情况在赵家常常能够看到。

    “早,于妈。”石青夏推开在她身前围成一团的人,走到她的位置上坐下,都弄着刚满1岁的小女儿。

    “妈咪,你不要靠妹妹那么近,会把感冒传染给她。”赵羽翔赶紧抱起坐在石青夏身边的正在流口水的赵凝雨,远离他们的母亲。

    拜托,她还是一个小baby,不要用感冒病毒来荼毒她好不好。

    “小翔……”看着被儿子抱走的可爱女儿,石青夏露出委屈的表情,她身边的守护神立刻不分青红皂白的对不孝子赵羽翔露出必杀的凶残目光。

    “妈……”看见母亲脸上委屈的表情,赵羽翔顿时有点慌了,,虽然知道这副表情是她装出来骗人的,还是还是觉得很心痛。但是怀中可爱妹妹的健康也很重要。

    “我抱抱自己的女儿都不行吗?枉费我冒着生命危险把她生下来。”看着儿子眼里的犹豫,石青夏脸上的表情更加委屈可怜。

    “翔,把小雨抱过来。”赵沂轩轻轻拍抚着石青夏,一边冷冷的命令。

    赵羽翔只能无奈的抱着笑的一脸白痴的赵凝雨走到他们狠心的母亲身边。

    可怜的妹妹,希望你自身的抵抗力够强,能够抵抗住感冒病毒的侵害,如果你不幸被传染了,哥哥会去帮你买感冒药的。他在心里为可怜的赵凝雨默哀。

    石青夏接过软绵绵胖乎乎的小baby,爱怜的在女儿粉嫩的脸上亲了一下。身边两尊守护神,立刻露出嫉妒的神情看着可爱完全忘记了这也是他们第二爱的女儿。

    任何事情一牵扯到他们最爱的老婆,就容易被他们忘记。

    “宝贝,baby很重,你还在发烧,不要拿重的东西。”赵沂博笑着从她手里结果粉嫩嫩的小baby,把她再次放进婴儿椅中,顺便把婴儿椅移到餐厅最远的角落里去,完全忘记了刚才舐犊情深的慈父样。

    很快,于妈就把他们喜欢的早餐端上了餐桌。

    一家人开始快快乐乐的吃起早餐,两个英挺的男主人一边吃一边喂着身边美丽的娇妻,坐在他们对面的儿子一副不屑又嫉妒的样子看着他的爸爸们麻的样子。可怜的小baby在了餐厅的角落一边含着嘴一边咿咿呀呀的自娱娱人,彻底被她的父母和哥哥遗忘了,幸好她已经吃饱了。

    早餐很快结束了。

    因为娇妻玉体有恙,所以两个喜欢没事瞎担心的男主人决定不去公司上班,留在家里做兼职看护,也想留在家里照顾母亲的孝子被以“学生应以学习为本”的借口赶出家门,上学去了。

    两个男主人抱着他们心爱的老婆回楼上舒适的卧室去了,他们可怜的女儿被遗忘在了餐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被再次想起。

    “小公主,今天你就陪着婆婆吧。”于妈笑眯眯的抱起坐在儿童椅上打瞌睡的小baby出门晒太阳去了。

    “你的身上还是很烫,真的不用去医院吗?”用额头试了试她头上的温度,赵沂轩总是毫无表情的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担心。

    “真的不要紧,只是有点受凉而已,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生怕被送进医院,石青夏赶紧声明道。

    现在的他们简直就像是惊弓之鸟一样,只要她身体有一点不适,他们就担心的像是天要塌下来一样,昨晚她只是有点受凉发烧,他们就整夜没睡的看护她,好像她已经生命垂危了一样。

    “我们好担心。”赵沂博侧身躺在她的一侧,用手臂支起头,看着她。

    “没事啦。我身体一向很好的,只是一个小感冒而已。”拍拍身边两个大男人的脸,她安抚他们。

    “那是没生赵凝雨以前。”想起亲亲老婆因为高龄产下女儿,差点因为难产而丧命情景,赵沂轩一脸后怕的说。

    他们在知道她意外怀孕的情况后,本来决定要打掉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的,他们已经有一个不贴心又喜欢和他们争宠的不孝儿子,不希望再有另一个孩子来分享亲亲老婆的爱,而且亲亲老婆怀孕时已经41岁了,是个危险很高的高龄产妇了。虽然在他们的心照顾下,他们的宝贝外表看起来只有25岁左右的样子,身体也一直很健康,但是他们还是不敢轻易冒险。

    比起他们最爱的老婆,没有什么东西是重要的,包括他们的骨。

    可是她偏偏要留下这个孩子,甚至绝食抗议。没办法之下,只好勉强同意留下这个孩子。

    在经过10个月的煎熬后,又碰上难产,他们站在产房外听到医生告诉他们这个消息的时候真是后悔当时没有强制的打掉这个孩子,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只能铁青着脸威胁医生,如果不能让他们的老婆平安的离开产房,就要让他从地球上消失。

    在等待的几个小时里,他们觉得浑身冰冷,甚至绝望的以为他们就要失去她了,在他们决定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追随在她身边时,她终于平安的离开了产房。并生下了一个很像她,很可爱的女儿。

    虽然他们很怨恨女儿差点害他们最爱的女人丧命,但是看见女儿和他们的亲亲爱妻相似的面孔,他们还是心甘情愿的当起了爸,并将她摆在了第二爱的女人的位置。

    不过在面对他们亲亲爱妻的时候,他们还是总会遗忘掉这个可爱的女儿。

    “我已经恢复健康啦。”想起生产后那段整天被小心看护,吃补品比吃饭多的日子,石青夏真是心有余悸。

    “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恢复健康还会发烧?”赵沂博没好气的说,大手轻轻的把盖在她腹间的被子拉到她脖子下。

    “你们今天不去上班吗?没有客户要来拜访吗?”她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们。快点走吧,他们离开了她才可以偷溜出去啊。

    “没有。你又在打什么主意?”赵沂轩怀疑的看着她。一起生活了25年,他们对她的小把戏简直是太了解了。

    “我哪有?我只是不想看见你们紧张兮兮的样子。”她嘟着嘴,不悦的转过身子。死孩子,那么干什么?

    “没有就快点休息。”赵沂轩的大手盖在她的眼睛上,不让她在东张西望。虽然知道她一定是在打什么主意,但是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

    “好嘛。”她乖乖的闭上眼睛。今天看来是溜不出去了,还是睡觉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房间里静悄悄的,他们到哪里去了?

    她换掉身上丝质的柔软睡衣,走下楼。

    楼下的客厅里,于妈正在喂小baby吃苹果泥。看见妈妈下楼来,小baby立刻手舞足蹈的表示欢迎。

    “少,你睡醒啦?”于妈笑眯眯的看着一脸慵懒的石青夏。

    “整天睡,都快变成猪啦。”石青夏坐到于妈身边,把头靠在于妈宽厚的肩上一边撒娇着一边逗弄着正在表演金鱼吐泡泡的可爱女儿。

    “他们是太紧张了。”于妈轻轻的安慰一脸赌气的女主人。

    “他们去哪里了?”石青夏好奇的问。

    “刚才公司里打电话来,说有重要的客商来访,看见你烧已经退了,而且睡得很熟,他们才到公司去了,他们才出门,你就醒了。”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不在家,而且也不会很快回来喽?”石青夏双眼亮晶晶看着于妈。

    “对。”于妈点头。看着女主人快乐的准备落跑,于妈又残忍的补充一句,“他们叫我看牢你,不要让你到处瞎跑。”

    “于妈……”正准备快乐出门去的石青夏,可怜兮兮的看着奉命看守她的牢头。

    “如果你可以在他们回来前到家,我可以装作没有看见你。”于妈好笑的看着她的苦瓜脸,俏皮的朝她眨眨眼。

    “谢谢于妈。”她跑过来,在于妈胖乎乎的脸上亲了一口,转身快乐的跑出门去了。

    “水琳,等很久了吗?”偷开着赵沂博才买的新跑车,石青夏以150的时速迅速飙到和颜水琳相约绿岛咖啡屋。

    希望他们在看到罚单时,不会生气的想痛捶她一顿。

    “我还以为你来不了了呢,你们家那两尊门神怎么肯放你单独来见我?”看着石青夏单独出现在她面前,颜水琳好奇又疑惑的问。

    “我偷溜出来的。”石青夏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想也知道。”颜水琳好笑的看着好友幼稚的样子。

    “你这回能在台湾呆多久?”石青夏问。她们好久没见了,希望她这回可以在台湾呆久一点。

    “估计以后会留在台湾吧,我老爸决定让我接掌绝世总裁的位置。”对于石青夏,她从来不隐瞒什么,连这种算是商业机密的事情也可以轻易的告诉她。

    “颜大哥呢?为什么不让他接掌绝世?”石青夏好奇的问。

    “他追老婆追到非洲去了。”想起那个有异没人的大哥,颜水琳没好气的说。

    听说颜伯年在追一个红十字会的女医生,原来是真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总算又找到想要相伴一生的伴侣。石青夏高兴的想。

    “青夏,虽然我很嫉妒赵家那两个霸道的家伙能够拥有你,但是我还是不得不承认他们把你照顾的很好。”打量着好友,颜水琳欣慰又有点落寞的说。

    “哪有?我自己会照顾自己好不好。”石青夏反驳,她这么大一个人,还需要别人照顾吗?

    “你看起来比我要年轻多了,不知道的人绝对不会相信你比我还要大几岁。”着她脸上细腻的像婴儿一般的皮肤,颜水琳羡慕的说。

    “这就是整天闲闲没事干,只能去做保养的结果。”石青夏没好气的说。她的朋友、同学都在职场上打拼,就只有她只能呆在家里做贵妇人。

    “你不是在赵氏里当总裁特助吗?怎么不干了?”看着好友忿忿不平的表情,颜水琳好奇的问。不愿意闲在家里,她干嘛不去上班?

    “特助就是特别闲的助理的简称。”想起在赵氏工作的那段时间,石青夏脸上的神色更加难看。

    赵羽翔上小学以后,她觉得整天呆在家里实在没意思,决定出去工作,双胞胎坚决反对,在经过一番抗争后,他们终于同意她到赵氏去工作,职务是总裁特助。

    虽然不想在赵氏工作,但是能出去工作总比整天呆在家里看电视强,所以她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可是这个工作让她一点成就感都没有,简直就是把她平常在家里的生活方式搬到赵氏的办公室一样。每天就是吃点心、看电视、上网、睡懒觉,顺便陪色欲熏心的总裁、副总裁做做床上运动,本没有接触过一件公事。

    在忍耐了三个月后,她终于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赵氏,并且为此一个月都没有和他们说过一句话,让他们的脸色整整一个月都保持着欣欣向荣的绿色。

    “他们那么疼你,怎么可能舍得指使你干活。”颜水琳好笑的拍拍她气鼓鼓的脸。

    “水琳,你都快40岁了,没有打算找个男人吗?你想一直做老处女啊?”石青夏有点担心的问。都20多年过去了,水琳对她的感情还没有放下吗?她觉得好愧疚,好对不起她啊。

    “呵呵~~放心,我不会变成心理变态的老处女的,我早就不是处女了,而且我也有伴。”颜水琳朝咖啡屋的另一个角落瞄了一眼。

    石青夏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在离她们不远的位置上坐着一个穿着穿着白衬衫、黑色西装裤的年轻男人,或者应该说男孩,因为他看起来只有20岁左右。他长得非常致,那是一种介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美丽。此时他正用一种杀气腾腾的眼光瞪着她。

    呵呵~~他很喜欢水琳吧。看着他嫉妒的眼神,她在心里偷笑。

    “你怎么认识这么一个美人啊?”她好奇的问。

    “街上捡的。”颜水琳随的回答。

    “哪里捡的?我也要去捡。”这么漂亮的人,捡回家去看看的可以保持一天神愉快。虽然家里的三个男人也都英俊的可以,但是他们那种纯男的英俊和眼前的这个孩子那种致略带柔气质的美丽完全是不能相比较的。

    “你要是敢带一个男人回家,后半辈子你就不要在想离开家门一步了。”颜水琳毫不留情的打击一脸垂涎的好友。

    真坦白!石青夏悻悻然的白了她一眼。

    “你知道吗,日本吉野商社的女社长曾经在商业宴会上公开对赵沂博示爱。”颜水琳突然想起上个月参加宴会时遇到的有趣的事情,笑着说。

    “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都不知道?”石青夏讶异又懊恼的问。过分,这么有趣的事情他们居然没有告诉她。

    “上个月啊。我到日本出差,顺便参加了一个商业晚会,亲眼看见的。”本来不想去的,但是因为宴会的主办者和她老爸有点交情,所以她才不得不出席的,没想到能看到这么一场好戏。

    上个月赵沂博确实是去日本出差,不过只待了一天就会来了,没想到居然发生这么有趣的事。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石青夏抓着颜水琳的衣袖好奇的问。

    “吉野商社的女社长吉野良子看上了赵沂博,而且她认为赵沂博有钱、单身又英俊,是个很好对象,所以公开示爱,想以吉野商社作为嫁妆,嫁给赵沂博呢。”颜水琳不怀好意、添油加醋的说。

    “而且她还扑上去强吻了赵沂博呢。”

    想起当时那个好笑的场景,颜水琳忍不住笑了起来。

    “真的吗?那博他是什么表情?”石青夏也是一脸的有趣加好奇,完全没有老公被别的女人示爱、强吻的危机感。

    “他的表情就像是被头猪强吻了一样,哈哈~~~”颜水琳笑的不能自抑。

    “真可惜,这么经典的镜头我居然没有看到。”石青夏一脸惋惜的嘟囔。

    “喂~~被强吻的是你的老公。”看着好友一点没有为人老婆的自觉,颜水琳真是有点同情双胞胎了。

    石青夏没好气的翻了一下白眼,一脸的不在意。

    “看来他们是让你很放心啊。”颜水琳下了结论,“不过他们确实是很爱你,这么多年都洁身自好,连一丁点儿绯闻都没有出现过,这对一个有钱又英俊的男人还真不容易。”

    “他们像狼一样,只忠于自己认定的人,其他人都不在他们的眼里,这种忠诚让他们不会和随便其他女人发生关系。我并不担心会出现其它的女人。”石青夏淡淡的解释。25年的共同生活,不但使他们完全掌握了她的脾气秉,也让她透彻的了解了他们。

    他们在感情方面非常的偏执、专一、忠诚,一生之认定一个女人,其他的人只是世界上的一个生物而已,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在他们的生活、生命里不占有一点位置。

    “这是我唯一敬佩他们的地方,也是我心甘情愿愿意退让的理由。”她虽然也非常爱青夏,但是并不如他们的感情那么深刻、那么执着,所以在寂寞中,她和其他的人有了体上的关系。

    “水琳,你的未来不在我的身上……”看着好友落寞的表情,石青夏柔软的手轻轻的抚上她的脸。她很感激她对她深刻感情和多年的陪伴与关怀,但是她希望好友能够得到属于她的幸福。

    “青夏……”颜水琳握住脸上这只温热的小手,神情十分复杂。

    “颜颜,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坐在角落里的男孩终于无法忍受两个女人亲昵的行为,大步走过来,用力拍开两个女人相握的手,一把拉起颜水琳,半推半抱的把她带离咖啡屋。

    “住手,阳澈,你怎么这么没礼貌?没看见我正在和朋友说话吗?”颜水琳错愕又生气的用力挣扎,但是还是无法抵抗他的力气。

    “以后有的是时间。你和你爸爸约定的时间快到了,为人子女,不要让父母等候。”他没什么诚意的安抚怒气冲冲的颜水琳。

    “我老爸很习惯等候。还有,我的事情不用你多加干预。”颜水琳抬脚用力的朝他踹去。

    哇~~还是第一次看见水琳这么激动、这么鲁呢。石青夏一边揉着自己被打红的手背,一边跟在这对纠缠在一起的男女后面看热闹。

    “只是一个不常见面的同学罢了,有必要发这么大火吗?她不是整天闲闲没事干吗?等你有空可以再约她。”阳澈在听到颜水琳的话后,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两眼含着杀气的瞪向跟在他们身后的石青夏,但是语气还是十分温柔平缓。

    该死的小子!居然感嘲笑我整天闲闲没事干!石青夏在心里狠狠的咒骂。本来看在这个小子长得不错,又很在意水琳的样子,她还决定要帮他一把,现在她改主意了。

    这个小子欠修理!

    “水琳,你既然和颜伯伯有约,你就先回去吧。改天我再去你家找你,到时候我们再聊,说不定到时候我可以去绝世上班,到时候我们不是天天的可以见面了吗?”石青夏故意说。果然,这番话让阳澈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

    “拜拜哦。”似乎觉得还不够,她凑上去,在颜水琳脸上印下一个香吻。

    没有再罗嗦什么,脸色铁青的阳澈立刻把呆住了的颜水琳用力的塞进车里,飞快的开离绿岛咖啡屋。

    也是个占有欲很强的小家伙呢,以后有他的干扰,想要见到水琳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吧,希望他能够获得好友的芳心,陪她走过下半生。

    不过想起他刚才被气的一脸铁青、恨不得冲上来咬她一口的样子,真是太好笑了。

    绿岛咖啡屋门前,一个疯女人放声大笑,吓得路过的路人纷纷绕路,不敢经过这个神失常的女人身边。

    “好笑吗?”一个深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立刻制止了她疯狂的笑声。

    她以一种缓慢到难以察觉的动作,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双胞胎。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知道她在这里的人只有颜水琳和她的小情人阳澈,他们应该不会告密吧。

    “阎副理出去谈生意,回公司的路上看见你驾着我新买的跑车在路上大玩赛车游戏,打电话询问我们赵氏的总裁夫人什么时候加入赛车队的。”赵沂博铁青着脸看着我。

    阎副理?是那个脑袋秃成地中海造型的业务科副理?石青夏脑袋中浮现出一个猥琐小人的样子。居然敢背后告黑状,你死定了!她在心里恨恨的想。

    “我只是想试一试新车的能而已。”她可怜兮兮的狡辩,只要能渡过眼前的这一关,以后她再也不开车了。

    “顺便试试你的命有多硬?是否能在车祸中毫发无伤?”赵沂博丝毫不肯放过她。

    “你……你就巴不得我出车祸吗?”她假哭着冲进也是一脸铁青的赵沂轩怀里,指责赵沂博。“因为有女强人向你示爱,所以你觉得我碍眼了是吧?所以希望我出车祸死掉是吧?”

    “博,怎么回事?”赵沂轩搂住冲进他怀里的爱妻,疑惑的问。

    “只是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而已。”赵沂博淡淡的解释,不愿意再回想起那场闹剧。

    “不是不相干的女人,她还吻了他。”她继续一边假哭一边指责他。

    “博,你最好好好的解释一下,你的行为超过限度了。”果然,赵沂轩的声音变得生硬而且严厉,他微带怒意的看着他的兄弟。

    “我们先回家,不理这个负心汉。”她拉拉赵沂轩的衣服,没兴趣在街上免费表演。

    “好。”赵沂轩温柔的半拥着她走向自己的车,没有叫她嘴里的那个负心汉一起上车,只是从她兜里掏出车钥匙,扔给站在原地脸色十分难看得赵沂博。

    “把你的新车开回去。”

    看着赵沂博开着他的新跑车跟在他们车子的后面,石青夏偷偷的笑了起来。谁让你老是揪住我的错误不放,活该!

    想到一会儿回家后要发动大家一起批判赵沂博,她的心里就觉得十分痛快。

    这么多年,她早就掌握了可以整治他们的办法了,以前她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她会利用机会一点一滴的从他们身上讨回来。

    谁叫他们要得罪女人,孔老夫子都说过“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了。

    爱记仇是女人的天,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

    呵呵~~


如果您喜欢,请把《折翼天使4》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折翼天使赵羽翔的日记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折翼天使赵羽翔的日记四并对折翼天使4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