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大清

第96页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金子 本章:第96页

    第96页

    就如今天,我回完了话,站着等他发话,他却坐那里半天不见动弹,见我长时间不开口,突然间像醒悟过来什么似的,抬眼看着我,“怎么?就没有了?”眼中分明带着渴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回爷的话,就这些,奴才三天前才去的贝子府。”我继续垂首。

    “哦,才三天啊,我以为好久了呢!”爷似喃喃自语。

    “对了,爷,府上的敏主子经常去探望十三福晋呢,说是跟十三福晋挺投缘的,十三福晋还说敏主子有后福呢。”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说了这件事情,只是觉得这也是有关十三福晋的事情,很自然地就回了爷。

    “哦,是吗?我也好些日子没有去夙敏那里了,今儿个就去她那里用膳吧!”只见爷挥了挥手,我忙去张罗用膳的事情。

    那晚爷就歇在了敏主子屋里。之后爷也经常过那园子里去,敏主子可能做梦都不会想到她的得宠就是因为十三福晋一句话的缘故,或者她心里早就是知道了的。我也不想费劲去猜什么,尽心地做着我应该做的事情。

    接着,爷与十三爷去桐城办差,我自然是跟了去。而听说十三福晋让德妃娘娘接进了宫,说是要亲自照顾,让十三爷放心办差。再回府时听说府上死了两个奴才,究竟是怎么死的,大家遮遮掩掩的,我也不好多问,只知道是十三福晋奉德妃娘娘的懿旨来过府上之后,没有多久发生了些事情,这两个奴才就自尽了,具体什么事情也就无从知晓了。大家或许会把两件事情撇得清清楚楚的,但是我心里却很是明白十三福晋又一次全身而退了,越发佩服起她来,想着如若她生为男子,又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爷对这件事情竟然也不多做处理,只给两家各送了一百两银子,草草结束了这件事情。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年主子所生的格格满月的日子。年主子属于早产,不过小格格倒是生得珠圆玉润的,看爷也是喜欢得紧,府里小阿哥、小格格本就不多,那些日子园子里又充满了年主子得意的笑声,还有她经常抱着小格格出来散步的身影。这次府里破例大办了一次满月酒,听说是德妃娘娘亲口吩咐下来的,请了很多王公大臣、亲王贝勒,一下子府里充满了道喜的声音。而十三福晋却称病没有出席,只十三爷一个人来赴宴,也不奇怪,十三福晋自从那次八爷府上受伤大病一场以后就甚少出得府来,大大小小的宴会也很少露面,好像是得了德妃娘娘的默许的,自然也是皇上默许了的,这大概又是她一处聪明所在吧。

    一日爷回了府,叫人砍了几节竹子来,说是要做个杯子,不知道爷哪里得来的这个想法,忙乎了半天,终于是做了一个出来,爷让人把水调歌头的全文刻在了筒壁,上了色,做了些处理,还真是有点情趣。从此爷总会不时地把玩着这个竹杯子,一把玩就是多半个时辰,而那个时候爷的神色最是柔和。十三福晋曾经养伤的集萃轩也被爷改做了他的另一个寝室,屋子里只稍做了些摆设的改变,那张榻子老样儿放在那里,只在榻子右面一丈左右的地方加了张床。屋子里少让人走动,即便是打扫,那张榻子也是绝对不能碰的,就是蒙了尘也不许用布擦洗。那个屋子成了除书房外爷常去的地儿,每每那时,爷从不让人进屋伺候,只一个人关在屋里,如同与谁有约一般。

    之十一

    日子过得波澜不惊,但是十三福晋的消息还是时不时地可以听到,远的不说,就是在那次德妃娘娘的寿宴上,就有好几处话段子。说是那次的寿礼娘娘最喜欢是一个苏绣做的炕屏,具体什么样子也不是我们这些个奴才看得见的,是十三福晋送的;还有老是和十三福晋不得劲的十爷,又被十三福晋给堵成了哑巴云云,件件精彩,件件吸引人。我却发现爷的皱眉纹一日深过了一日,去那屋的次数也明显地增多了。

    而这次承德行猎,十三福晋又是一鸣惊人,竟然得到了皇上的赏识,还随行伴驾了一会,这个可是别的皇子福晋绝少可以得到的机会啊,十三爷自然在那日也出尽了风头,春风得意。而十三福晋却是个连马都骑不好的人儿,就因为这个她成了这次行猎大家的笑谈,只要是说到骑马大家定会说到那个玲珑剔透的十三福晋,这个骑马仿佛也成了她唯一的瑕疵,这个估计就是大家喜爱说的理由吧。不曾想就是这么不会骑马的人却得了一向重视马上功夫的康熙爷的赏识,真让人不得不佩服,也嫉妒死了一群随行的福晋、格格们。

    都说天有不测风云,这本来一派祥和的行猎突然电闪雷鸣,乌云阵阵,前几日里还说说笑笑的,今儿个宫里就来了好多的兵,紧接着皇上关了好几个皇子,其中竟然还包括了十三爷。爷一得消息赶紧进了别宫求见皇上,到天黑也没有回来。我被留在了府中跟着福晋,这时候满屋子已经充斥了太紧张的气氛,仿佛一触及就会爆发了出来,却难为福晋还能镇静地坐在那里,像往常般安排着一切。

    宫中的消息终于是传了来,爷在皇上的烟波致爽斋门口跪了一夜,而更让人震惊的是十三福晋顶了十三爷魇镇的罪名——那可是死罪啊!为了十三爷,她终究是连死都不顾了,却还能这么轰轰烈烈的。爷回来后就高烧了两日,福晋尽心地伺候着,却又一次伤透了心,梦魇中的爷口中唤的分明是另一名女子的名字,而她却一直不假他手,守护着这个心不属于她的男人。或许福晋早已经习惯了,四贝勒府不比十三贝子府,早就有了几房妾室,但是她的眼神还是出卖了她,她或许已经明白这次是那么的不同,一个真正走进爷心中的女人,或许那个女人这么一死,她夫君的心也就跟着这么死去了。大家只是不说而已,其实心里却是明白得很。

    承德行猎也就在几日后草草地结束了,半个月的光景又回到了京城,十三爷等几位阿哥被皇上关在了宫里,而十三福晋也被单独关了起来,听说是让贵主子看着,就等着日子处死了。但这个消息是绝对封锁的,外面的人并不知道发生了那么一件天大的事情。

    自从爷回了府以后,就把自己关在了书房整整一天,出来时传了福晋交代了些事情,福晋走出屋子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她眸子里的绝望。终于这屋子里就剩下我和爷两个了,爷看着我,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秦全儿,你跟着我也好些年了吧,可有回家的念头?”

    我一惊,忙跪下,说道:“爷,奴才这几年蒙爷不弃,也过上了有模有样的日子,暗自发誓这辈子就跟着爷您,秦全儿的命都是爷您的,哪有回家不回家的话。”好半晌爷深深叹口气,接下来说的事情却让我目瞪口呆,想都不曾想到的,但我却已经是义无反顾了。

    ……

    我又抬眼看了看爷,十三福晋还是没有醒过来,想想昨儿凌晨我忐忑不安地等在这所房子里,院子里都是贝勒府的死士,心中一直在祈祷着爷能够顺利地归来。正焦虑间,那扇沉沉的门被打了开来,爷急匆匆地赶了进来,身后跟了两个死士,手里赫然抱着十三福晋。只见她脸色苍白,已没有了平日里的生气儿,那双灵动的眼睛此时也紧闭着。来不及细想,人已经到了里屋,大夫在那里拼了命地救着十三福晋,爷寸步不离地盯着床上的人儿,头发有些散乱,脸色也是白得跟纸一般,唇已经没有了血色,眼中除了焦急再没有了其他,竟然看不到一丝丝的恐惧。爷自从知道十三福晋没事了之后,一直就守在床前,脸色一直是这么平静,不同于以前的清冷,甚至我看到了一丝满足。

    我不知道爷用了什么方法把十三福晋弄了出来,也不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只知道按照爷的吩咐收拾了这屋子,等在这里,也知道十三福晋的命终于是被救下来了,更知道爷又一次疯狂了,只不过这次更激烈了一点,连生死都置之度外了。我不知道十三福晋醒了后会怎么样,也不知道爷会怎么安排以后的日子,怎么安排十三福晋,更不知道这以后的路是条活路还是死路……我看着眼前的这对人,仿佛生来就该那样,紧握着彼此的手。


如果您喜欢,请把《梦回大清96》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梦回大清第96页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回大清第96页并对梦回大清96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