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宫·浮生锦

第44页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莲赋妩 本章:第44页

    第44页

    我心中冷笑,再道:“你们觉得,这殇国夫人的位置是本宫自己想要的吗?”

    我声声质问,他们一直不语,只是头越来越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们只记得殇国夫人,却不记得明诚皇后。”我苦笑着低下头,眸光恢复暗淡,没有一丝光泽与希望。

    碧珠随侍在旁,一直不敢多言,直到现在方开了口:“香墨姐姐,陈公公,有很多事你们一定还不知道,夫人她其实有很多苦衷……”

    “不要再说。”我冷声打断,垂眸看着地上莲砖,“本宫相信,时间长了,他们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他们并没错,心存介怀也是应该的。

    在牢中待了近半年,只为活着见我一面,却没想到,再见面时,我已成了新帝的宠妃,这不是太可笑了吗?他们不相信我也是应该的。

    “夫人……”香墨惶惶叫了我一声,怯懦地道:“奴婢还能叫您娘娘吗?”

    心中,仿佛有股热流淌过,我激动地抬起头:“当然可以。”

    她笑了,病后苍白的脸上,露出虚弱的笑容。

    “娘娘。”她与陈仲异口同声叫了一声。

    我眼眶微潮,使劲点了点头:“以后,你们还可以叫我娘娘,殇国夫人,是留给别人的称谓,与你们无干,我还是……”

    原本想说,我还是从前的明诚皇后,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明诚皇后早已不复存在,早已被黜除后位。

    “还是你们的娘娘。”我勉强微笑,掩饰尴尬。

    他们亦无力地笑了笑,大家心下明白,只是不说出口而已。

    “夫人,午膳备好了,先用膳吧。”一个宫人过来禀道。

    “知道了。”我冷冷地应一声,转身看向他们,“今天就陪本宫一起用膳吧!也顺便庆祝你们大病初愈。”

    香墨无声地点点头,冰释前嫌,我心里一阵轻松,起身拉着他们往回走。

    我曾说过,婳淑媛那池浑水,谁蹚了谁就得死。

    时隔一个月后,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有两多月了,正是容易“出事”的时候,最近忙着香墨他们的事,我也无暇去顾及红泪,只希望她能明白我的苦衷,懂得我话里的意思。

    “夫人,夫人……出事了。”碧珠小跑着进来,累得满头大汗。

    香墨正在为我放帐子,闻言转身看向她,“什么事大吵大闹的,娘娘正要午睡呢?”

    我从床上坐起身,示意她将帐幔重新挂起:“出了什么事?”

    碧珠气喘吁吁地来到我面前,“婳淑媛的孩子突然没了,现在皇上,皇后,太后娘娘他们都在福瑞宫里坐着呢!”

    闻言,我轻笑出声,起身下床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刚才。”碧珠道,蹲下身子为我着履,一边吃惊地问:“夫人怎么好像一点都不吃惊?”

    我再次冷笑,并未接话,香墨拿了宫装来为我穿上,笑着道:“碧珠,我来问你,平时谁跟婳淑媛走得近些?”

    碧珠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想了想道:“大家都知道虞美人与婳淑媛走得最近,她们还是秀女时就是好姐妹了。”

    香墨笑笑,再问:“那婳淑媛做了淑媛后,虞美人可曾有什么恩宠吗?”

    这一次,碧珠彻底疑惑了,摇着头道:“没有,皇上已经很久都不翻别人的牌子了,独宠婳淑媛。”

    香墨与我对视一眼,没有再说下去,低着头扶我坐到桌旁。

    我转身看向碧珠:“你确定孩子已经没了吗?”

    “是的,奴婢亲耳听太医院的公公小禄子说的。”她肯定的道,跟着走过来。

    原以为,这件事发还得有一段时间,没想到她那么沉不住气,才两个月就忍不住下了手。

    我低头沉思了半晌,冷声问道:“是吃了什么东西没的?还是……不小心跌倒摔没的。”

    “听说是吃了块芙蓉糕。”

    “谁送过去的?”

    “虞美人。”碧珠小声道,突然灵光一现,大叫一声,“啊,我明白了,夫人,原来是这样啊!

    我轻笑,不置可否:“虞美人现在怎么样了?”

    “听说已经被软禁在宫中了,皇上说要亲自彻查此事。”

    闻言,我不禁冷笑,看来他真的很在乎那个孩子。

    “夫人……”见我迟迟不语,她不禁唤道,我回过神来,沉思了一会才道:“备轿,去凤鸣宫。”

    碧珠一愣,疑惑地抬头看我:“夫人,奴婢说的话您到底听进去没有,怎么这个时候了还要去凤鸣宫呢?”

    就连香墨都忍不住侧眸看我:“娘娘,玉昭仪跟这件事情有关系吗?”

    我轻笑不语,笑得高深莫测。

    在宫里,有时候越对一个人好,就越希望她死。

    [节选]


如果您喜欢,请把《凰宫·浮生锦44》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凰宫·浮生锦第44页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凰宫·浮生锦第44页并对凰宫·浮生锦44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