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明其妙的穿越

第274章 最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leidewen 本章:第274章 最

    第274章 最

    发

    你就是这么教宝宝的?他现在对火器营抓得很紧,一批洋人带着一些聪明的学生,在专门的实验室里研究这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已经做了一种新的子弹和子弹夹,特别好。”胤笑着摇头,火器工厂都已经交给了宝宝,就表示他对宝宝的绝对信任。

    其实那个是苏荔画出来让宝宝看,让宝宝他们照着这方向去研究,没想到这么快就成功了,但这话却不好跟胤说,但看看胤这么高兴也就值了。

    “胤,你为什么要做皇上?”这么久了,苏荔已经多少摸清了一些胤的想法,她决定和人谈最后的话题。

    “为什么?”胤愣了一下,他倒没想过,想了想竟然回答不出来。

    “因为认同感,那些老王爷们不给他们钱让他们去学校给孩子们讲建国史,他们就兴奋成那样,那么认真,其实就是一份认同感;每个人都需要这种认同,就像我当年带着宝宝出府办学也是因为这个,我要你知道,我很能干。”苏荔其实不需要他的回答,这是她心里想过千百次的,“你也是,你想向大家证明,你是好皇上,而我也相信你比老爷子更强一些,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胤微笑起来,苏荔从第一天跟自己时就表现得对自己有超常的信心。而这份信心在无论他们的感情是好是坏时,都从没改变过,这是胤对苏荔最为感动地方,即使相濡以沫的皇后也没有像苏荔这样坚定的站在自己的身边。

    “你有一颗慈悲心,你对下民众比老爷子有慈悲心;还有一点是,你不与臣下争权;你心胸比他好。”

    “得了,那是因为是宝宝罢了。”胤不上当,他不是不争权而是因为现在唯一分他权的人就是宝宝,但宝宝的权利是给他下放地,他希望宝宝成功。

    “可是宝宝是臣啊!你不像老爷子连儿子都防,当然,我们的宝宝不同就是了。”苏荔笑了起来,觉得自己比喻得不好。

    “我没说谎,我身体并不老爷子,所以我希望宝宝能尽快的成熟起来。”胤有些伤感。

    “胤。我跟老天爷发过一个誓言。你相不相信?”苏荔抬头看着胤。

    “什么时候?”胤淡然地笑了笑。苏荔似乎很少这么认真地说老天爷什么地。苏荔其实是个无神论者地。陪老太太去庙里也只是随意地看看。并没有拜神多会有神保佑地念头。现在却没事跟自己说和老天爷发誓了。真是奇怪。

    “三福晋让我晕倒那次。我做了一个长长地梦。那天我才知道。原来这世上我最爱地除了宝宝还有你。”苏荔一直没跟胤说过这个。胤以为自己听错了。苏荔竟然会这么坦然地说除了宝宝之外。她最爱地还有自己。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有怔怔地看着苏荔。

    “是啊。从那天起。我一直直呼你地名字。我不再害怕别人地目光。这是您和我地事儿。孝期过了。我想再生一个孩子……”苏荔看着胤。虽然这么说有些自说自话。可是却是她真实地感觉。

    “你只是跟老天爷说想再生孩子?这个求我就成!”胤搂紧了她。

    “对了。我忘记跟你说我跟老天爷求地事了。我跟老天爷说我只想比你多活一天。”苏荔定定地看着胤地眼睛。

    “一天?”胤这次真的笑了,苏荔竟然只想比自己多活一天。

    “对,只一天,我不想做太后,也不想自称哀家。所以毒誓已经发下去了,孝期还有一年,到时我怀个孩子,您要是忍心的话尽管这样吧。”苏荔摇头挑衅的看着胤。

    “什么样?”胤还没听明白,她要怀孩子,自己求了这么多,竟然现在说要再生孩子,还威胁自己?

    “这么轻贱自己生命,天天说自己活不长活不长!要知道您不属于自己!还有一件事,咱们能不能也约法三章。”

    “约法三章?”胤确定了一下,知道苏荔很大胆,但没想到她的胆子这么大,这么坦然的说要跟自己约定。还真不当自己外人啊!是,她不是外人,只是自己好像已经是皇帝了。

    “对,把您想做的事列出来,我和宝宝帮你做,等做完,就放下一切,陪我养孩子。”

    “放下一切的定义是什么?”胤真想摸摸苏荔现在是不是发烧了。

    “做太上皇,不管政事,我们一起慢慢的变老。”苏荔咬咬牙,她知道自己现在在胤心里一定是疯了,可是既然已经开了头了,就只能咬牙继续。

    胤深吸了一口气,定定地看着苏荔,好一会儿,“不怕朕杀了你和宝宝?”

    苏荔摇头,还是看着胤的眼睛,她要让胤知道,她是认真的,她并不是想让宝宝早日登基,她说得很清楚,她要全部地他。

    “乌喇那拉氏和年氏他们怎么办?朕不可只对你一个。”胤看了苏荔很久,半天才说道。

    “我算了她们了,你退休,你是我们的,最多我答应你去修园子,我们在那儿养老。其实我更想你带着我们去巡游四方,去朝鲜、去台湾、去日本,还有十四爷打下地新地方,我们一个地方住半年,只怕能住到地老天荒。对了,那天姐姐说选秀,被我否决了,你不许再进新人了,我会毒死你。”因为孝期,停了选秀,但城中的那些贵族们也不会放过机会,让太太们带着女儿进来给乌喇那拉氏看,连苏荔娘家地后娘都带了她娘家的侄女进来,暗示着什么。就为了孝期一过,好直接送进来。乌喇那拉氏怎么都要尊重她这位贵妃地,跟她商量,苏荔一听就炸了,倒真不是吃醋,想想看后院里还有多少人胤碰都没碰过,不是害人吗?

    胤哈哈大笑起来,是啊!苏荔可以毒死自己,她不在乎皇位,她现在确定了心意,于是想要自己早点退休,把余下的人生用来游玩。是啊,以前争位置除了是想得到认同,其实更多的是为了活着,为了活得更好。现在一切都解决了,做完自己想做的,陪妻子儿女去游山玩水,也不用像老爷子那样担心不得好死了。

    “暂时我不能答应你,但我会努力。”胤捧起苏荔的脸使劲的亲了一下,苏荔环住了胤地脖子,让他抱紧自

    通了很多事,于是什么都不怕了。

    胤把自己想做的事列了一张表,交给苏荔和宝宝,苏荔和宝宝列出轻重缓急,很多都是苏荔在《雍正王朝》里看过的,比如说整顿史治、改土归流、还有官坤一体纳粮什么的,在《雍正王朝》难搞是因为胤开始登基时疑点太多,让胤行使起来会步步为难。现在不同了,胤现在的位置没人有任何人有疑议,所以他是明正言顺的皇帝,政行令止,一点也不难。宝宝想做得更稳妥一点,特意把事情步子特意放得更小,反复的推敲,力求做到最好。胤和苏荔默默的看着儿子这么稳妥的处理事情倒真的很安慰。

    雍正四年,苏荔如期生了皇七子弘瞻,因为生时在圆明园度假,于是也被人戏称为圆明园皇子。可是同一年,年氏因为跟胤去塞外出巡,染上了风寒,回到北京便一病不起了,苏荔尽力而为,却仍旧挽回不了她地生命,苏荔不禁感叹原来寿命这事真的不是人力可为的,想想自己跟冥界的约定也不知道能不能真的为胤真的挽回生命。

    雍正五年,乌喇那拉氏终于熬到了油尽灯枯,撒手人寰,胤虽然已经早有准备,却仍旧伤心不已,可是他还没伤心完,皇六子福沛还是死了。

    苏荔竟然没有找到福沛的死因,事前没有发现福沛不舒服,可是竟然莫明其妙的死了。胤什么也没说,只让苏荔带好弘瞻。这让苏荔觉得他一直知道谁杀了福沛,但他却出于自己的原因而不说而已。

    雍正六年,日本江南水师和福建水师一起打下来了。相对地,年羹劳最大,但御史告他杀孽太重,杀俘不祥。胤只是写信斥责了一下,但并没有再做过激的行为。

    雍正七年,老八在朝鲜干有声有色,想想写信给苏荔让他们去看看,苏荔觉得奇怪的是,按照历史来说老八他们此时应该是死了啊?可是没想到老八他们却能活得很好?这算什么?

    老十带兵玩得很开心,一直把缅甸也打下来,打到海边没地打了才收手,胤愣愣的看着地图问苏荔,是不是现在这片大陆全是大中国的了?苏荔唯有跟着苦笑,她跟缅甸人民可没仇。苏荔最后安慰自己,算了,虽然跟缅甸人民没仇,但老十四一路打下来,越南、老挝,再打就过海到泰国了,真是不知道老十四是不是战争狂人。原本以为他会停下来治理,可是却转了一圈回来,突然跟胤说,他要去水师。

    胤是明白了,其实开始时,把这么大的军权给十四,他是很不放心的,可是苏荔却从没提醒过他要注意这个,在苏荔看来,十四拥有这个军权不是坏事。而且可以让德妃安心,何乐而不为。胤明白苏荔的想法,她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好一点。胤想想也是现在看出来了,这些年他无限的支持他打仗玩,不管朝臣怎么说他都支持他,就像是宠孩子的家长。这么下去只有~个结果,宠坏他,最后让他反,自己也能抓得正言顺;第二就是十四玩够了,会良心发现。现在真好,老十四已经发现,其实打仗才是他地兴趣,其它的都不是,真让他坐在龙椅上会烦死他的,于是这次带着家眷一起去南海水师,驻守缅甸,当然最重要地是他要借机去泰国。

    德妃竟然一直很健康,荔当然希望她快乐的活着,想来想去,苏荔觉得也许在冥界地记录本上,会对历史产生影响的人才会被记较,那么福沛会产生什么影响?虽然胤因为孩子少,对每个孩子都异常地疼爱,即使弘时也是给他请了师傅,让他能重头开始。但说因为福沛得到宠爱而会得到太子之位,她怎么都不会相信的。胤早在雍正一年就在正大光明牌匾后写上了宝宝地名字,这些年胤也是强势的把宝宝以继承人的形式带在身边,大家都明白的。谁还会这么做?

    雍正八年,朝臣请旨封苏荔为皇后,事实上乌喇那拉氏死后本就是苏荔在主持后宫,现在那些朝臣也傻子,乌喇那拉氏和年氏死后,苏荔宠冠后宫,而后宫这些年除了宫女的选秀,就没再举行过正式的大选。贵媛们都让他们自行择婿,明眼人一看也就知道,这是苏荔不肯了,而胤也没反对,就表示这是胤默认过的。再想想,苏荔两儿一女,宝郡王不用说了,是胤最得意的,摆明了的是将来的小主子了,这次请旨不过是想锦上添花,向苏荔讨个彩头罢了。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苏荔其实根本没那个意思。

    苏荔本来就对宫的事烦得要死,乌喇那拉氏和年氏死了,李氏心如止水,耿氏就从没得过宠爱,而胤本就不好色,所以苏荔本以为后宫的争斗结束了,没想到远不是这样。宫内的斗争结束了,宫外才开始。

    这一直没有选秀,那些在旗的、在蒙的贵族们都放不下心来。宫里没有自己的势力总会觉得差点什么。苏荔天天应酬那些贵妇人就已经很烦了,每三年就想一次理由不让选秀,还有人来弹劾自己妒忌,好在她不是皇后,不然死得更所以苏荔想也不想就拒绝了,胤很无奈,但想想也是,给乌喇那拉氏家里人点面子也好,反正苏荔也不在乎。

    雍正九年,心肝嫁给了蒙古博尔其特部台吉世子,但是没法子,胤就这么一位公主,蒙古贵族必须应酬一下,但因为苏荔舍不得,于是世子来京成亲,封了个小官,就放京里。

    雍正十年,在宝宝刻意的放慢脚步下,胤想做的那几件事都圆满的完成了。加上皇家学院的人已经成功了,分派各地,以办学为主,但背了一个观察使的名义,比胤那个密折制度好。至少不用回复,而且反应很快。胤所有想做的都做好了,再加上因为学校越办越多,在这一年,八股文制度被取消了。

    雍正十一年,胤躺在圆明园里发呆,因为他发现一个问题,虽然每天都有新的问题发生,可是其实没什么意思。而且那些小事情宝宝早就会处理了,根本就不用烦到他了。苏荔后悔了,早知道胤这么容易烦,就不跟他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他自己都不想干了。

    雍正十三年,胤飞快的卸掉皇位,带着苏荔和弘瞻游历四海了去了。

    全书完

    发首发


如果您喜欢,请把《莫明其妙的穿越274》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莫明其妙的穿越第274章 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莫明其妙的穿越第274章 最并对莫明其妙的穿越274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