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天王

第三十八章 师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老徐牧羊 本章:第三十八章 师姐

    5月13号,佟丽丫客串的第一场戏,就是夜戏。

    地点就是南国影视城。

    话说佟利丫也算是走南闯北的‘老’演员了,待过的影视城海了去了…

    光是四九城,怀柔、大观园、恭王府、民俗园、北影厂棚…四九城适合搭古景的点差不多都踩遍了…

    那几年,刚出道的时候,她就是各种跑场子,演一些配角…

    古装戏接了不少。

    呃,这年头流行文化建设,全国各地跟比赛似的,各种兴建影视城,也不管有没有剧组来拍戏,先把台子搭起来再说…

    这个南国影视城,怎么说呢,跟其它影视城没什区别,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武林外传》剧组的成员特别专业!

    对,就是专业!

    居然看不到偷懒的员工,这个太罕见了…

    这么大的剧组,总归得有老油条吧,佟利丫看了半天,愣是没找到!

    更罕见的是剧组的场工居然能跟主演聊天!

    天啊,主演哎!

    她还看到饰演佟湘玉的那位演员毫不顾忌的接过一位普通群演的水杯…

    就不怕里面掺了东西?

    ……

    同福客栈后院,右厢房,李大嘴还有秀才住的地方。

    这一集讲的就是大嘴为了请几天假回去看老娘,想尽了各种办法,无奈掌柜的就是不准假。大嘴走投无路,正绝望时,看到隔壁谢掌柜家的伙计疯了,不但好吃好喝伺候着,还不用干活。大嘴一见有这等好事,便原样照搬,也装了一次疯,却被小六当成真的疯子抓了起来…

    由于众人作弊,大嘴做对十六题中的十五道测试题,被小六当成变态杀人狂,准备带回衙门候审,经过苦劝,和一番斗争之后,小六撒手而去,大嘴带着枷锁,却无钥匙,众人各自想了办法,试图帮大嘴卸枷…

    秀才想用铁丝开锁,没想到把锁眼堵死了…

    大嘴气的想杀人!

    就在这时候佟湘玉走了进来。

    “…怎么了?”

    “掌柜的,你可来了。”大嘴盯着枷锁,气呼呼告状:“都怨那个死秀才,说要帮我开锁,结果把锁眼给堵死了,你看!”

    道具都是真的,这两天的拍摄,李天林真的就随时随地顶着枷锁…

    唐小鱼认真打量了一下,然后开口:“我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

    “…好…好消息!”

    唐小鱼眉开眼笑:“我刚才出门给你找了个锁匠,求了人家半天,终于答应给你开锁了!”

    李天林傻乐:“哈…那坏消息呢?”

    “前提是锁眼不能堵上…”

    李天林直接瘫坐在床上,两眼无神盯着镜头,嘴角微微张开,喃喃自语…

    “咔!过了,老白、小郭,无双,你们三准备好了没,该你们出场了!”

    “好了,好了!”

    “行,镜头对准,咱们继续拍!”

    反正不用换场景,演员状态也很好,那就继续呗…

    佟利丫又被惊到了,卧槽!

    还能这么拍戏?

    通常来说结束了一段场景镜头,演员是需要休息一段时间的,就算不休息,工作人员也会调整一下,《武林外传》好像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似乎只要演员状态好,就足够了?

    莫非这就是情景喜剧的正确打开方式?

    或者说,这才是白小飞的正确打开方式?

    ……

    “师姐,剧本有问题吗?”

    “…没有没有,导演,你这是借古讽今的意思吗?”

    “…对,有那么一层意思在里面。她是个极端的环保人士!”

    小白点头:“我是觉得吧,咱们有些人就爱站在道德制高点叽叽歪歪,环境保护当然是好事,可咱也不能这么强制执行吧?”

    南宫残花这个角色她的内心和行为都是很理想主义的,一点都不现实。

    这样的人就是典型的圣母婊!

    人一旦陷入理想主义的时候,就特别自私,总觉得自己是对,别人必须听她的。

    圣母婊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真本事啥都没有。

    比如佟湘玉昏迷的时候,南宫出了各种主意,而且极其不靠谱。

    剧集为了引出这个人物,特意安排了大嘴装疯,目的就是为了引出真正的神经病!

    “…你很讨厌这种人吗?”

    “有点吧,我觉得任何事情只要极端起来,就会让人恶心,比如说极端爱狗人士啥的!”

    “那咱们开始吧?”

    “好!”

    ……

    “小郭,把你那条狐皮围脖交出来!”

    “啊?”

    “回头我再给你买条新的!”

    “…你别逗了,我那是银狐皮哎!”

    南宫残花用一种很温柔的语调:“那是一只银灰色的母狐狸,奔跑在洁白的雪地上,它嘴里叼着刚刚捕获的野兔,准备回去喂养刚出生不久的幼仔。它没有现,一只利箭正对准了它的胸膛,嗖~…”

    众人被吓了一跳,南宫残花接着道:“母亲被射倒在地。猎人为了使它的皮毛更加柔软,活生生剥下了它柔顺的皮毛。这个时候,母亲还在挣扎着,两只漆黑的眼睛里渗满了泪水,不知道它是因为剧烈的疼痛还是因为它对那几只即将饿死的幼仔的疼惜和歉疚…”

    老白都快崩溃了…

    他已经看透了,这尼玛就是神经病…

    银狐围脖被没收。

    “那是一只优雅的田鼠,拉着它可爱的表妹在稻田里穿梭,寻找过冬的食物。表妹很困惑,怎么一夜之间所有的稻子都只剩壳了。表哥告诉她,所有的稻子都拿去酿酒了,这个冬天我们怕熬不过去了,我们的婚礼,暂时推后,说到这里...”.

    老白叹了口气:“两只老鼠的眼中渗满了晶莹的泪水!”

    南宫:不是老鼠,是田鼠,不信可以去稻田里看看

    喝酒一事作罢。

    “那是一只勤奋的芦花鸡,它每天从早到晚,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生蛋。它天真的以为,只要它足够努力,就能生出许多小孩来。可是它错了,它生的每一个蛋,都被无情的主人拿到集市上换了钱。终于有一天,母鸡得知了真相.....”

    佟掌柜:它的眼睛里渗出了一滴晶莹的泪水

    鸡蛋被没收。

    ……

    财神曾经说过,南宫残花本应该是一个很可爱的角色,把她的台词拎出来单独看就知道,是一个沉迷动物保护但又懵懵懂懂的小女孩,精通音律还会治病,简直不要太讨喜,结果,活活被演员演砸了。

    “再好的剧本碰到不合适的演员,也是一死,比如南宫残花。”

    本来很搞笑的剧情没有出现那种效果…

    可能真的就是演员没选好,应该选哪种特别可爱的少女,而不是胡小庭那样自带忧伤气场的女演员!

    胡小庭也是《灵魂摆渡》里的演员,她演的是挽琴…


如果您喜欢,请把《喜剧天王38》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喜剧天王第三十八章 师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喜剧天王第三十八章 师姐并对喜剧天王38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