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太下流

拨云见日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晓风默 本章:拨云见日

    这厢忠叔夹着一个,提着两个,在路过的农家买了板车和一袋面饼,就带着三人往宁州城急赶而去了。宝儿身体受药毒侵蚀极重,以他一人之力,G本无法救治。他已发信出去,必要之时,也许得动用那个法子……

    正想得入神,冷不防后面衣角被怯怯拉了拉。忠叔何等之人,这点小动静当然逃不过他的感官。他眼睛向后一瞟,就见面色比方才最险时还差的醉花千一手抱着同样状况的夜幽兰,一手扶住宝儿的脑袋,气息奄奄地对他道:“忠……忠叔,您坐这儿,我……我来驾车吧……”

    “……”

    之后的几天几乎都在行车中度过,连休息的时间也没有,忠叔不断点着旱烟样的信香,终于在第六天时,迎头碰上了同样往韦京方向而来的七人。

    “什……什么?传……传说中的……霄天骑八部杀将?!”醉花千下巴掉着,和同被这信息劈僵了的夜幽兰齐刷刷杵在车前,一动也不能动。

    “麻烦让让。”拔山之艮横着过来,与醉花千大腿一样chu细的胳膊一手提起一个,墩木桩似地将二人栽在不远处,满意地点点头,“都说了挡道不好,你们就站在这里,别乱动了啊。”说完,径自转头,八个山夫打扮风华各异的男人就将那小木车围得密不透风。

    “坤,情况如何?”七双焦虑的眸子齐刷刷盯着刚收回诊脉手指的白净书生。他闭着单薄的眼皮,清秀的脸孔上一片凝重,半晌后吐出一口气,一字一字道:“内脏已损死大半,寻常药石……回春无望。”

    重石一般沉闷的静默。

    忠叔抬起头,目光缓缓流过曾经沙场共生死的每一个同伴,伸出枯虬样的老手,沉声肃道:“极天之乾,愿舍己身神力,换小姐身康体健!”

    “化地之坤。”书生样的白净青年笑着搭上自己的右手。

    “燕水之坎,亦同。”姿容妖娆的男人不顾坤的黑脸,用白净的帕子仔细擦了擦他的手背,才将纤纤五指握上去。

    “我我我!我也愿意!”娃娃脸的霆雷之震兴奋地抢跳上前,正要伸爪子,“啪!”的一声,后脑勺却被狠狠拍中。他回过头,黑白分明的眼睛变得兔子一样红,含着两泡晶莹,委屈地望着行凶的拔山之艮嘟哝道:“你打我作甚?”

    铁塔似的壮汉轻飘飘斜他一眼,“知不知道长幼有序?离还没表态呢!”

    “哦……”震弱弱地应了,之后又猛然反应过来不对劲,泪汪汪地指控道:“那……知道长幼有序的话,为什么你这个老六可以打我这个老五?!”

    “问离。”艮淡定地祸水东引。

    突然被提到名字,陷入思绪中的融火之离抬起头,清冷的目光扫过正纠缠着的两人,皱眉道:“什么事?”

    震和艮瞬时被他此时更上层楼的凉气冻得打了个哆嗦。

    震硬起头皮,咽着口水道:“小主子伤重,除非我们八人倾尽神力,为她洗筋伐髓,修复脏器,才救得了。不过如此一来,我们极有可能失去各自的异能,变成与普通人一样。所以,你……愿不愿意……”

    “区区神力罢了,就是要离这条命,也只管拿去。”离将手紧紧握上去,垂下头,低声喃喃,“当年……救不了她,如今,一定不能再救不了她的女儿……”尾音是浓浓的怅然。

    四围又陷入了沉默。霆雷之震、拔山之艮、疾风之巽、涸泽之兑再无一人说话,只静静将手握在了一起……

    上古神魔大战中,八大魔首为无名战神所灭,他们遗留下来的不属于人间的最后神力,至此,彻底消逝。

    %%

    半月后,山中一简陋搭起的小木屋中,墨发披肩的女子缓缓步出。金色阳光打在她身上,泛出柔和的光晕,恍如新生。她静静立在门口,久久不语不动,若不是衣袂随风起落,会让人觉得连时间都凝滞。

    这时,她身后不远处探出颗头来,那满是皱褶的老脸上密布着纠结,似乎正苦恼着什么事情。

    “忠叔。”女子唤道,几乎在他出现的一刹那便转过身,沉淡的眸子直直望过去。

    “呃……”知道藏不住了,老人硬着头皮走出,打着哈哈道:“小姐醒过来以后,五感越来越敏锐了啊哈哈……”

    “是众位叔叔伯伯救了宝儿一条X命,再造之恩,无以为报……”宝儿说着就往下跪去,忠叔见状,急忙上前扶住,“小姐,万万不可!救你是我们兄弟八人的分内之事,什么报不报的,简直折杀吾等……”他正说着,不防一件薄薄的四方物件从袖口滑落,忠叔暗自叫糟,急忙去拾,那东西却已被宝儿拈起。

    原来是一封未拆的信。

    “这……”宝儿眼睛扫到信封上那熟悉的字迹,兀然呆住。

    那只有六个墨字——“爱女宝儿亲启”。

    完了!忠叔僵硬地维持着伸手的动作,抢也不是,收也不是,只得尴尬地挤出笑,在宝儿抖着手去拆信的时候,按住她的手,嗓音有些沉重,“小姐,这是老爷出征前交给老奴的。那时候你跟姑爷感情刚好起来,老爷说,你们小两口的事,应该自己解决。有些事,怕当时由他说出来,会影响你们的感情。除非有朝一日你们闹到无法收拾,这信,不要拿给你看。之前你被华容那小兔崽子囚禁,老奴有禁令在身不得踏足皇G,如今……却是不敢拿给你看了……”

    宝儿手里紧紧扯着信封口,眼里已经是通红一片,哽声一字一字道:“我!要!看!”

    她声音里的坚决让忠叔手上再是一紧,沉默一阵后,他终于退后一步,一撩P摆,单膝跪了下来。

    “忠叔!你……”宝儿连忙伸手去扶,可哪里阻得住。

    “小姐,千错万错都是老奴的错。答应老奴,看信之后,有什么难过和痛苦,都千万不要和自己过不去。你想去哪里,想做什么,老奴和霄天骑,都会全力支持你!”

    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李宝儿看着满脸皱褶的老人,良久后亦跪了下来,闭上眼,对忠叔点了一下头,然后缓缓拆开信封。

    信,并不长,宝儿却看了很久。她跪立着,保持着读信的姿势,直到太阳西沉。

    忠叔一直担心地守着她,终于在暮色深然时候,听到她轻轻又坚决地吐出五个字:“我要去找他。”

    当夜,一行人就踏上了往边城而去的路途。有意思的是,当擅医的坤得知自家小主子要去找负气远走的姑爷时,表情分外微妙。

    此次疗伤异常成功,宝儿的身体也已恢复得也差不多。坤说,是宝儿体内早有的一种蛊帮了大忙。只是其他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坤要追问姑爷姓甚名谁、与小姐是否圆房,以及夫妻生活质量如何等问题,还是以那样一副想杀人的表情。众人不由猜想,此事与姑爷的关系。但每每欲深问时,坤秀气的书生脸总是会变成便秘样的表情,偶尔自言自语愤愤吐出三个字——“真下流”,便打死不再多言,弄得人皆M不着头脑。

    在宝儿坚持的日夜兼程下,边城越来越近。而她的人,也从那日看过信后,好像换了一个似的,变得越发沉默。

    这日路过一片树林,他们的行进突然被一阵打斗阻断。

    只见一人斗笠遮面,正单手持剑与十几人搏斗。围攻他的人招招狠毒,专取要害,显然都是老练的杀手,纵然他身手不错,也已快招架不住。

    宝儿一行人在战圈外顿了顿,不欲管闲事,打算绕道而行。这时,只听“通”的一声闷响,那人身体重重撞上了坚硬的树干,斗笠掉落,露出一张左白右黑的Y阳脸。

    彦朗?宝儿心头一动,停下脚步,运起伤愈后更胜从前的轻功,一纵身跃进战圈,将男人牢牢挡在身后。

    “小姐?”忠叔等人讶然。

    宝儿盯着周围逐渐凑上来的杀手,头也不回地道:“我发过誓,不会再眼睁睁看家人离开!”

    家……人?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彦朗只捕捉到这两个字眼,他的心,似乎被什么狠狠冲撞了一下。身前女子娇小却坚定的背影,一瞬间铭刻进心底,此生,再难忘。

    宝儿得八部神将的神力救治后,不仅身体恢复如常,连功力和五感的敏锐程度都提升了许多,对付这伙凶神恶煞只是弹指间的事,之后,昏迷的彦朗被放上了马车,加入了宝儿一行。五日后,他们到达边城,却得知兰熙所在的兵队被遣往了三百里外的见空谷,正面迎战琅国大军。

    听到这个消息,宝儿心中莫名一阵慌乱,立刻马不停蹄地向那里赶,霄天骑八人亦从。沿途所见,皆是荒村弃户,不见人踪,百姓早因战乱逃得一干二净,一派萧瑟之景。

    半日后,前方山峦起伏,远风里夹着淡淡的硝烟血气,见空谷,终于到了。

    “不对!”巽皱眉,“风里的味道说明正有战事,但这风是从东北方向而来,而见空谷应该是在西北……”

    “那就兵分两路。忠叔按原计划往见空谷去,我往西北。”宝儿当机立断打马向西,坤、离、震、艮四人立刻随她调转马头,忠叔及其余三人往东。

    果然,越是向西,血腥越浓,而且,可以听见隐隐的杀伐之声。

    宝儿的心脏越抽越紧。看来战场果然是在这边。

    未能在计划之地开战,此战,定是有了什么变数,凶多吉少!

    不!她还有很重要的话没来得及对他说,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没来得及跟他做,他不能……不能!

    烈烈的狂风削过面颊,沿途的长草鞭在身上,飞溅的尘泥扑打着身体,只愿再快,再快一点!

    远远的,迎面有几个小兵奔逃而来,浑身血迹,狼狈不堪。宝儿一甩马鞭卷起其中一人的脖子,眸中的厉光简直能吃人,“战场怎么改在了这里?情况如何?”

    那小兵吓得瑟瑟发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语无伦次地颤声道:“刘将军……带着大军,被引入埋伏圈……敌人好多人!好多人从山涧两边扑下来……我在队尾,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我不想死!不想死……求你放过我……”

    宝儿的心“咯噔”一下,瞬间沉入谷底。不!不可以!兰熙,你一定不可以死!

    咬紧牙关忍住五内俱焚的焦灼,宝儿向逃兵来的方向疾冲而去,终于在转过一片高丘后,找到了那血气冲天的血腥屠场。

    “小姐!”坤、离、震、艮四人挡在她前面,“太危险了,你不能去!”

    宝儿不说话,眼神却说明了她心意已决。

    四人相互使了使眼色,对宝儿道:“小姐,你等在这里。我们会将姑爷带出来。”

    他们八人已经失去了神通,虽武力犹在,战力却是低了不少,怕无法护小主子周全。”

    “我要去!”宝儿咬着牙,手里的马鞭攥得死紧,身体颤抖着。

    “不行!”四人想也不想异口同声地拒绝道,却不想宝儿纵马一跃,往旁边冲出,饶过他们就直往战场方向驰去。

    “震。”坤立刻道。

    “知道!”娃娃脸的震一拍马背,顿时飞身而起,在半空中长鞭灵蛇般迅速缠上宝儿的腰身,轻松一拉,宝儿就离开马背,被震提住后领落地。

    “不许去!”四人围住没法再逃的宝儿,口气也是不容更改。

    想着身在血场中的兰熙,宝儿眼泪再也止不住。她“咚”地一声跪在地上,红着眼睛道:“求叔叔们成全!”

    四人还是沉默,不动如山。

    见他们丝毫不让步,宝儿心下一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剑抵上自己颈脉,嘶声道:“他,宝儿一定要去救!求叔叔们成全!”

    “你这孩子……”四人又是恨又是气,却无可奈何。僵持一阵后,终于败下阵来,“好罢,不过,你得答应我们,一定紧紧跟在我们四人身后,不可乱跑。”

    “好!”宝儿X腔一阵激荡,不顾四人拦阻磕下头,然后跟在他们身后,向战场走去。

    脚下,已经是一片血湿地,到处是尸体残肢,断戟残刀。这里已被屠尽,杀戮在前方不远处继续,不绞尽最后一丝生命,不止休!

    “好久没动过了,老朋友都钝了,该拿出来打磨一下了。”四人停下脚步,缓缓取出自己的兵器。他们身上的气息顿时全部变了,嗜血的兴奋跳跃着,煞气蒸腾,仿佛修罗降临。

    虽然见识过一次,这些日子也已经很是熟稔,但如此近距离地感受到,宝儿还是被他们的气势震慑得不由自主失去了呼吸。想到兰熙,她咬牙亦抽出自己的剑,紧紧握住。

    不远处的杀戮还在继续,通红着眼的兵士谁也没有在意这五人的出现。

    坤偏了偏头,踢走足前的一条断臂,清秀脸上浮起一抹诡异森冷的笑意,“那就……上罢。”

    这场仗,原本是埋伏在两边山上的十五万琅**夹击被引至山中的七万南韦军。琅国打算一打尽,却没想到杀到一半时,十五万琅国兵,突然以惊人的速度从山峡入口处消失。琅国兵士谁也没注意到他们是怎么死的,因为所有看到的,下一秒就没了呼吸。

    鲜血和血R飞溅着,宝儿最初杀人时候还会恐惧,到现在,已经全然麻木,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救到兰熙!

    脚下是一点点杀出的血路,直延伸至战圈最中心——南韦残军被困的位置!

    看到穿着南韦兵甲正在奋力拼杀的士兵,宝儿被血模糊的双眼终于有了几点亮光。就是那里!就是那里了!兰小雀!那么爱她的兰小雀!那么宠她的兰小雀,一定在坚持着等她来!

    战圈最中,一个被几十人围住的血人,英勇如战神,炫目如金阳,不正是……

    “兰小雀!”宝儿激动得尖喊出声,整个脑袋都嗡嗡作响。泪水在一瞬间喷涌而出,她的世界顿时只剩他一人。这次,她见到他,一定要大声对他说……

    作者有话要说:这里一切误会都解除了,宝儿也找到兰熙了,可以了了大家的心结了吧。

    本文后面的部分不会停更,但是更新速度会慢。因为以后的情节内容起伏较大,阅读过程中会让人比较纠结,忍不住催更神马的,所以建议把这章当作一个结局……

    ⊙﹏⊙b汗

    如果想直接套问后续剧情,或者各种勾搭、调戏,以下方式任选:

    读者QQ群:193718434

    验证信息:“晋江晓风默”

    5个字不能少哦

    支持默,收了默~新文早知道~

    加关注,欢迎勾搭调戏~

    如果你还忍不住往下看……

    你会发现李宝儿这里是亲眼看到兰熙倒在战场上,尸骨无存……

    好奇害死猫啊亲~可不是我太坏~~

    抱头遁~~o(>_<)o~~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太下流》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太下流拨云见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太下流拨云见日并对将军太下流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