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

11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梅之樱恋 本章:11

    家庭主妇夫

    画樱没有考完期末考,也永远不会再考了。

    那是她最后的一次期末考。

    生完了孩子后,画樱在医院做完了月子,就被思远接回家了。

    对于孩子,一个是第一次当爸爸,另一个也是第一次当妈妈。

    虽然爸爸开始时由偷偷去学习如何照顾小宝宝,但真枪实弹上阵时,还是免不了手忙脚乱一番。

    小妈妈就更不用说了,从头到尾都是爸爸在照顾的,即使也有看了些有关的书籍,但是与实际C作还是有差别的。

    两人开始时,真是不知所措,乱成了一团。幸好,小宝宝有耐X,有韧X,没被自己的爸爸妈妈给折腾坏了。

    但是爸爸很快就上手了,就是小妈妈有时还会犯莫名其妙的小错。

    每次妈妈犯错了,宝宝就睁着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她,小嘴里头还乐呵呵的吐着小泡泡。

    就像是现在,小宝宝该是喝牛N的时候了。

    “宝宝,来,啊……”画樱诱哄着宝宝。

    宝宝睁着大眼睛,眨阿眨,眨阿眨,嘴里不吐泡泡了,也不睁开。

    “宝宝不饿么?”画樱皱皱眉。

    宝宝的眼睛还是睁得大大的,眨阿眨,眨阿眨。

    母子俩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画樱心里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呵呵……”几声忍俊不住的笑从画樱的身后冒了出来。

    “哥……”画樱不依了。

    “宝贝啊,现在应该是给牛N,不是水啊。”

    “我给的是牛……”当看都手里的温开水时,画樱就没话说了。

    “来。”思远把牛N递给画樱。

    画樱脸红的接了过来,小宝宝开心的张开了小嘴儿,满足的吸吮着。

    “就你个小鬼J……!!”对着小宝宝皱了皱鼻子。

    宝宝可乐开了,连牛N都从乐开的小嘴里流了出来,小妈妈又是一阵的手忙脚乱。

    最后还是爸爸接手了,小宝宝才安稳的把牛N喝完。

    这已经是五个月后的事了,画樱每天在家都围着孩子团团转,忙得不可开交。

    宝宝很乖,很喜欢跟着妈妈,尤其喜欢睁着大眼睛看着小妈妈手足无措的模样。

    爸爸也挺忙的,要看着小妈妈,要看着小宝宝,还要看电脑。虽然爸爸的事情多,可实际上,爸爸可比小妈妈要闲得多了,而对爸爸而言,最重要的也是要看好小妈妈,最幸福的也是这样天天看着小妈妈。

    ****************************************************************

    三年后

    思远抱着画樱,骑在马上,缓缓地在翠绿色广阔的草地上游览着。

    这间农场,其实一开始搬进来就建好了,只是一直都有事情发生,他和宝贝来的次数不多。

    都已经三年了,孩子终于是可以稍微的不这么粘着母亲了。两人之间也可以好好的享受两人世界。

    孩子一岁时,两人补办了婚礼,宴请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但他们俩很早就已经是法律上的正式夫妻了。

    在散布谣言那段日子,在半夜宝贝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骗她签了字。至于如何能顺利通过,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婚后,两人生活上其实没什么实际上的变化,只是对外的关系变了。对这个孩子,思远很疼他,取名虞思画,这是他今生唯一的子嗣了。

    孩子生下来不久后,他就做了结扎手术。

    在思远的心里,一个孩子就够了。最实际的,他不想宝贝再承受生产的痛了。这辈子,能够和樱走完,对他而言,这已经是最美好的结局了。

    而画樱,从宝宝能走路,上了幼儿园后,才真真的缓过来,才发觉到时间已经匆匆流逝了三年了。

    靠在哥的怀里,看着那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享受着微风拂面的清爽,画樱感到了什么是满足。

    不知不觉,画樱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在半梦半醒间,一阵微风轻轻拂过,似乎夹杂着浅浅的呼唤:小樱……

    画樱一下子睁开了眼。

    “宝贝,怎么了?”思远停下马,立在原地。

    他们已经走出了农场,走到了花园里,在被白色的篱笆围住的五颜六色中驻足。

    “我……好像,好像听到了,姐姐在叫我。”环视了一圈,画樱的眼睛里满满是琳琅满目的花儿。

    紧了紧抱住画樱的手,思远吻上了宝贝的唇。

    过了一会,在画樱气喘吁吁的时候,才放开,用唇摩擦着唇,低低的说:“宝贝啊,这里只有我和你哦~”

    “幻觉嘛~”画樱脸红的说。

    思远笑了笑,真准备离开了,这是画樱确实惊奇了起来:“哥,这丛玫瑰花好漂亮呢!”

    看着画樱指着的玫瑰花,思远的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异芒。

    “为什么呢?没什么特别的啊。”

    “嗯……颜色上更鲜艳吧,总觉得就是很特别。”

    “你啊~真是!”思远宠溺的笑了笑,“想要吗?”

    画樱正要开口答,一阵微风吹了过来,玫瑰花在风中微微摇曳了两下。

    “不要了吧,这样也好啊。摘了的话,花也许会痛的。”

    “只要你高兴就好。”

    看了眼那从玫瑰花,冷笑了下,思远拉起了绳,马开始走了。

    一阵微风悠悠的吹了过来,花儿们不断的轻轻的摇动着,包括那丛玫瑰花……但似乎,它摇曳的更勤快……

    “哥,已经三年了啊……”

    “对啊。”

    “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他们?”

    “我的同学们啊。自从思画出生后,我已经三年没联系他们了。”

    “嗯。”

    “如果可能,真想大家再聚聚呢……”

    “嗯。”

    “他们应该都有自己的生活了吧,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变呢。”

    “希望大家都好吧……”

    “嗯。”

    “……哥,时间到了么?该去接画画了吧。”

    “还没。”

    “画画,画画,真像他们那时候叫我呢。”

    “嗯。”

    “天很蓝呢。”

    “嗯。”

    “云好白。”

    “嗯。”

    “这样真像幅画,好美呢。”

    “……你最美。”

    “……讨厌!”

    “……”

    “……”

    接下来是一片甜蜜的寂静,两人沉醉来相濡以沫的纠缠中。

    此时无声胜有声。

    番外思远

    我不知道我的爸爸妈妈是谁,在我有记忆里来,我是在孤儿院里面的。

    孤儿院的条件很好,只是人与人之间没什么交流。

    这里进出的访客,都是开着劳斯拉斯进来的,每一个被选上的孩子都会有一个奢侈的生活,这也是这家孤儿院条件那么好的缘故。

    即使没有爸爸妈妈,我也不愿跟着那些人走,所以我尽可能的掩藏自己,安安分分的,直到自己十八岁离开了孤儿院,一边打工一边上大学。

    我只想毕业之后,好好的找份工作,组一个自己的家庭,只要是简单的幸福就好。

    但是,我却没料到,我的生活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改变。

    又是一个宁静的午后。

    坐在教学楼后的小花园里,我正静静的吃着盒饭,自带的,学校的太贵了。

    “咚”天外飞来一本书,狠狠的砸翻了我的饭盒。

    带着满脸饭粒的呆住的滑稽,我一时真的傻了。

    “呵呵……”清丽的笑声在我身后响起,“对不起……”

    我转过头,有些惊异,是她,章园梅,学校里新进的风云人物。

    “没事。”他不想多生是非,能和那些个耀眼的人保持多远就多远。

    默默地收拾饭盒,我准备走了。也许是我的沉默,她以为我生气了,急急忙忙的过来了:“你不要生气,我把我的饭盒给你。”

    我正想要摇头,她已经把饭盒塞给我,一溜烟跑了。

    我心里有点无奈,但还是接受了。

    第二天,我打听了好久,终于知道她的班级,在他们班十几双眼睛的注视下,把洗干净的饭盒还给她。

    当时心里又很不好的预感。

    那天,就应验了,他和她的流言满天飞。

    我决定不管它,还是在老地方去吃饭。当我到时,那儿已经有人了。

    她抱歉的看着我:“我没想到流言……”

    我摇摇头:“没事。”

    “你不要生我的气,好吗?我们可以做朋友的。”

    我不再理会她,静静地坐着吃完饭,也没打招呼,就走了。

    对这样的人,沉默几天,她就会觉得没趣,走了。

    但是,这次他上难缠的对手了,每天每天,等对手缠进他心里时,他们已经开始交往了,交往了三个多月。

    渐渐的,他开始迁就她,等她,做她背后的力量,支持她。

    但是,她对他的热情却随着他的迁就而渐渐的冷却了。

    但他们还是这么一头冷一头热的一直到他毕业,到她毕业,到准备结婚。

    我第一次见到画樱的时候,她才五岁,害羞的躲在姐姐的身后,不肯出来。

    耐心的伸着手,我看到那双胆怯的小眼睛。

    当我把她抱进怀里时,我的心是温暖的。

    那时的我也万万没想到,我和画樱之间的纠缠甚至会更深刻。

    我和园梅结婚了。她渐渐的把中心放到了工作上。我是那么爱她,只要她喜欢的事,我都不会去阻止。

    她在工作上有困难时,会问问我的意见,我尽我所能的去帮她。

    她回家越来越晚,但是不管多晚,我都会等她,即使后来,她也不归宿,我也等着她。

    “姐夫。”画樱抱着枕头,在房门外小心翼翼的喊着。

    “怎么了,睡不着。”我抱起她,疼爱的M着她的小脸蛋。

    “我怕嘛,姐夫跟小樱一起睡嘛~”画樱看着我,单纯的眼睛里掩饰不住的担心。

    我才恍然大悟,她其实知道。她只是想让我休息。

    “好啊。”心里真的很温暖啊,已经多久了,多久了,没有人这么的关心他了。心里还有一丝丝的甜蜜,本以为那也是因为画樱的关心,其实不然。

    看着熟睡的画樱,我起了身,回到客厅继续等着。

    那时的我其实很执着,以为,只要那样一直一直的等着,她终有一天会回来,结果,我等来的,只是一纸离婚协议书。

    “为什么。”我沉痛的望着她。

    “对不起,我只希望你不要绊着我,我只是不想平凡的过一生。”她只回眸看了我一眼,就走了。

    我的内心从来没这么痛苦过,痛苦的X腔就要爆炸了。

    我狠狠的把墙上的相框砸了,把两人的合影疯狂的撕烂,只要适合她有关的东西都砸了,但是还不够还不够,狠狠的,狠狠的,把一切把一切,都毁了,自己是那么的没用,把自己也毁了吧。

    我无意识的从厨房会到了房间,坐在了床边,什么感觉也没有。

    知道,无尽的黑暗里,渐渐的有声音:“姐夫,姐夫,姐夫……”

    我知道,那是画樱的声音,是画樱的声音,她的声音怎么那么的着急,好像要哭了。

    我想安慰她,但是我想到,她也会离开我的,也会离开我的,我继续沉默了。

    我知道我去了医院,我还是什么也不想动,什么也不想说。

    就这样,好久好久。

    我有听到了画樱的声音:“姐夫,画樱不会离开姐夫啊。”

    一瞬间,我本以为已经死去的心再次活了过来。

    她说不会离开我,永远不会离开我。

    一个人如果从来没拥有过就不会知道失去的痛苦。

    在园梅之前,我没有亲近的朋友,有的只是孤独,那时的我不知道孤独的痛苦,也不认为孤独是痛苦。在我拥有了家人后,上天却让让我失去了,那个我曾经以为我最爱的人。

    我安心的和画樱生活在了一块,心里伤不再那么重,渐渐的也不会在心痛。我不知道为什么,她没带画樱走,但是我知道,她会把画樱留下来,是放心我会照顾她,也许有一天,她会回来带走画樱。

    回到了家,在清理时,我把所有她的东西毫不犹豫地清掉了。

    每日每日,我对画樱,逐渐生出了不可思议的感情。或许,从她答应永远不离开我的那刻,这份感情就注定了我和她。

    她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可爱。每天只要看着她,我的心里就止不住地满满的爱意。我也离不开她,每晚我都要抱着她才能安睡,然后,不可避免的,对她,我产生了不可抑制的欲望。

    我很羞耻,但是,我,无法克制,那汹涌澎湃的感情和欲望。我的心里也很讶异,我对画樱的爱胜过对她的,很多很多。

    在和宝贝结合的那一刻,我心底那曾经驻扎的身影被我连G拔起了。

    我的心,只容得下一个人。

    曾经想安安分分生活的我,开始取学习炒股。

    我只想让我的宝贝享受最好的生活,我要她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我要她像要什么就要什么。

    我没想过会变成世人眼中的“股神”,我只是想拥有足够的权力和财富去为我的宝贝和我筑就一个我们自己的世界。

    我不能忍受我的宝贝受一丝丝的苦,我召集了在梅之国度的那些个有权有势的人。我知道他们也有像自己想保护的东西。然后,0班就成立了。

    画樱很单纯,起码在我的有意保护下,她对我之间的事情,并不是很清楚,不是很清楚这在世人的眼里,是不被允许的。

    看着她在我的怀里哭泣,挣扎,我的心,很痛很痛,但是,痛却不比恐惧的分量大,我更怕她离开我。

    她离开学校的时候,我正在站在阳台上发呆。我接到了跟在画樱身边的人的回报,她去了市区,差点被人抢劫。他们抓了那个人,我只让他们把他带到警察局去,没怎么格外照顾他。最后,我在雨中找回了我的宝贝和她的心。从此后,我听喜欢小雨的。

    画樱身边,每天都会跟着两个人,只要她离开我的身边,他们就会看着她,保护她。与其说是害怕她出事,不如说是潜意识的害怕她离开我。

    园梅的出现,我心里其实说意外也不意外。这么些年来,我只在杂志上看过她一次。说实话,那时心底的平静让我自己吓了一跳,只是疑问:我真的爱过她吗?

    对她,我没怎么在意了。本以为,她已经忘了画樱,但是,她却回来要带走她。本来对她的平静升起了滔天的恨意和……杀意。我是不会让画樱离开我的任何一个危险留在身边的,斩草药除G啊。

    但是,我也想知道宝贝心意,所以我什么也不说。即使心痛,我也咬牙忍耐着。

    我等的结果是美好的。所以我开始了新一轮的行动。

    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中。看着她一步步地陷落,我有快意,但更多的是安心。

    在这之中,有一个关键人物,就是她的丈夫,李先生。

    我是答应过李先生,还给他一个完整的李氏,但我不保证实权在他手上。他也是可怜,任她一步步地掌握家族势力而不管,直到她有了吞并的野心。为了家族百年来的心血,为了家族里几千人口,他妥协了。但赢回了李氏集团,他就算是总裁也再也不能掌控李氏了。

    计划很顺利到了结尾。

    看着她的狼狈,看着她的恐惧,看着她化为灰烬,他心底的恨意渐渐的消失了,只有平静和安心。

    一个月后,李氏集团回归李先生手中,我履行了我的承诺,把李氏还给了他,虽然只是挂名的。

    在宝贝怀孕后,听了他的意见,他,蒋氏医院的第二子,妇科主治大夫。我开始琢磨着我和宝贝在外人之间的关系。

    我编了一个故事,给院子里的三姑六婆听:画樱爱上了学校里的一个富家子弟,并接受了那富家子弟的告白,开始交往。当我发现时,他们俩已经发生了关系,画樱还怀了身孕,但是那个富家子弟却不肯认孩子,提出要分手。我虽然有些钱,却是没权,为了画樱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娶了她。但是,画樱因为那个富家弟子的是很伤心,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流产了。我无微不至的在画樱身边照顾,然后两人渐渐的感情深厚。一个月后,画樱怀上了我的孩子。

    那些个三姑六婆们可真是好愚弄啊。虽然有些人还是不大赞同,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和年龄,但加上我编的这么个故事,他们还是不再多说什么。

    虽然费了点事,但事情还是进行得很顺利。我和宝贝的关系因而名正言顺,孩子也顺利的生下了。

    看着穿着白色的婚纱,在众人的祝福中走向他的宝贝,幸福充满了他的心。幸福得他就快要炸掉了。

    他有了家人,他和她的孩子,还有她。

    我爱你,我的宝贝……我的樱……

    番外园梅

    我的家庭是很平凡的,我的爸爸妈妈很满足这样的生活,但我不!

    我想要跟电视上一样的大房子,想要参加所谓的上流社会的派对,我要打扮得很漂亮很漂亮。

    这一切,爸爸妈妈都不能给我,所以要自己争取。

    在学校,我学会怎样做好一个好孩子,讨老师的开心,在功课上下功夫,取得好成绩。

    就这样,只要在外面我都是出尽了风头。

    进了大学后,看着校园里寻常可见的一对对,我意识到我该谈恋爱了。但我要的人,一定要在身份才学上配得上她。

    所以,我看中了他,虞思远。

    找了两天,我终于在教学楼后的花园里找到了他。我灵机一动,用力把手中的书甩了出去,正中目标,溅出的饭粒喷了他一脸,人都呆住了。

    我暗笑,一边往下跑。

    最后我把饭盒塞给他就跑了,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我知道他会把饭盒还给我,而我要的就是这个,流言有时候也是助力啊。

    第二天,我拿回了饭盒,效果我很满意。中午下了课之后,我早早的在花园里面等他。

    他见了我之后不怎么搭理我,似乎已经对这样的纠缠习以为常。

    但是,我是不会这么容易放弃的。

    像他这样的人,开始功攻克的时候很困难,但是一旦攻陷了,他就会死心塌地的为着你。

    而我就做到了。

    大学毕业后,我打算结婚了。我并不是放弃了我想要的一切,而是,我要有一个是我无忧的后盾,我才能无所顾忌的向前冲。

    把画樱交给了他,我开始在事业上打拼。

    凭着优异的成绩,我进入了李氏集团业务部。开始作为一名普通的员工,我从吃闷亏到学会从中保护自己的利益而不会得罪别人,在学会如何去增强自己的实力。

    不久,我就升任了业务部主任。半年,我就已经是副总经理了。

    我的应酬也越来越多,常常早出晚归。

    一个月后,总裁助理出事了请半年假,我被调任到总裁身边,我知道,机会来了。

    从在李氏上班的那天起,就听说过总裁和总裁夫人之间的相敬如“冰”。两个人是家族联姻,彼此间没有感情。

    打开总裁室的门,看到他的那一眼,我就知道,他会是我的囊中之物。

    利用应酬的机会,我设计了我们的“酒后乱X”一幕,那也是我第一天不会回家,开始,我有那么一点点的愧疚。

    因为和总裁夫人的名存实亡,在加上以他仅有的才能来守护李氏,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时间,哪还有闲情找女人。

    所以她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他身边的女人,接下来的一步是让他爱上她。而这期间,她已经频繁的开始夜不归宿。心里对那样的丈夫已经麻木,不再有任何的愧疚,放纵的追求自己的梦想。

    使尽手段,她在让他爱上的她的时候不断的离间他和他妻子之间的情感。他终于下定决定离婚时,他妻子的娘家利用商场上的势力打压他们。但是,在李氏百年基业宏厚的基础上,再加上她的给与的计策帮助,最终是使他们惨败而归,而他也在庆功宴的那天当众下跪求婚。

    在我的有意隐瞒下,在公司里面我一直是未婚的身份。思远对此一无所知。

    我下定了决心。回去时,我只留给他一纸离婚协议书,我什么也不带走,因为不需要了。我也不再看他一眼,对我而言,他已经没什么价值了。

    我没带走画樱,我现在还不能带她走,但我知道,他会好好照顾她的。

    所以我自己一个人走了。

    九年后,我顶着李氏集团总裁夫人的身分怀着另一项计划回来了。

    在多年的豪门生活和商场上的打拼,我有些累了。我想起了他,想起了我的妹妹画樱。而我也需要画樱来帮我完成我的计划,所以我回来接她了。

    我从没想过要去调查他。以我曾经对他的了解,他一定还会是安分的过他的生活,继续当他的教训。

    但是,我却不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我更没想过,我的一切已经被人完全透视了。

    我拼尽了一切,也不过是人家手中的玩偶,任意的玩弄,怎么样还是败了,败得彻底。

    这是我一生中唯一的一败,一败涂地啊!

    可是,到了这个地步,我依然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他是有计策,可是没有一定的财富权势他如何办得到??!!

    忍受不了那灼人的刺痛,我不断的狂喊着,我知道这没用,我也知道的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流逝,一点一点的化为灰烬。

    突然觉得地狱的炼火不过也就如此吧。

    看着那隔着火焰的帘幕,已经模糊不清的身影,我无法抹去最后那一眼,他脸上那如地狱来的恶鬼,修罗的恨意和杀戮。

    可怕的人啊,原来我一直没看清他吗……原来,他是这样的恨我啊……

    火焰啊,烧吧,烧吧,烧尽我这一生的残忍和罪孽……

    番外思画

    我叫虞思画,今年五岁,在梅之国度上幼儿部上学。

    我不太喜欢上学,因为上学就不能看到妈妈了。我很喜欢我妈妈,很喜欢很喜欢。(挣扎了很久,勉强的嘀咕)当然我也喜欢爸爸。

    妈妈是个很害羞的人,有什么事都放在心底,不怎么说的。

    我是妈妈第一个孩子哦。妈妈还很年轻,她总是担心会照顾不好我,怕我会吃不好,睡不好,会受伤,每天都很温柔的在我身边照顾我。

    我最最最喜欢被妈妈抱在怀里了,好温暖好温暖,还有香香的味道。但是我渐渐的长高长大了,妈妈就很少再抱我了,爸爸也不给妈妈抱我,说我大了,太重,所以我总是耍赖,闹哭,让妈妈抱我。

    妈妈很容易心软的,马上就心疼得过来哄我。就是爸爸这儿最讨厌,会拦着妈妈,说什么,男孩子要学会独立,就把妈妈抱走了。

    爸爸看上去是个很温柔的人,只是看上去而已。爸爸真正温柔对待的人只有妈妈和我。对外人时,爸爸也是温柔的,可能是他的气质就是如此,但是眼睛里却多了我看不懂的东西,我不喜欢,那叫我心里发寒。爸爸看着妈妈时,感觉就是只要世界上有冰全都化了。我也不是很喜欢,那叫我心里不是滋味,我也很喜欢妈妈的。爸爸看着我时,也是温柔的,给我的感觉就是,我是他的孩子,他爱着我。

    妈妈喜欢“画画、画画、”的喊我,我很喜欢妈妈这样叫我。

    妈妈说,这是她的同学以前这样叫她的,很让她怀念,但是她们都不知道去哪了。妈妈说到这儿时,眼睛里总是难过的红了起来,我想抱着妈妈,安慰她,这时爸爸就过来,瞪我一眼,把妈妈抱走了。

    爸爸不怎么喊我,一般是眼神示意,要是实在要喊我时,他会沉沉说:“思画。”一般这时,是我挨训的时候。

    爸爸妈妈是不打我的。妈妈是舍不得打,她只会泪眼汪汪的看着我,我会无奈低着头道歉:“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我舍不得妈妈难过。爸爸会深沉的盯着我,我会很害怕的低着头道歉:“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我实在是害怕爸爸的眼神。我不知道爸爸不打我的原因,也许不舍得是有的,估计更大的是怕妈妈伤心。

    妈妈高兴的时候,会笑得很开心很开心,抱着我,亲我的脸颊。爸爸高兴的时候也抱抱我,MM我的头。

    妈妈生气地时候,会抿着嘴泪眼汪汪的看着我,我会难受。爸爸生气地时候,会Y沉的盯着我,我不会难受,但是我会害怕。当然,他至今还没什么动作,因为妈妈在。但是,一般妈妈生气地时候,爸爸也会生气,两人盯着我,一边难受,一边害怕,那滋味可更不好受。当爸爸把妈妈抱走后,我真是松了口气。

    我们家挺有钱的,我是这么觉得的。我周围的小朋友们没有一个不是坐车上学的。我们都是想要什么就要什么。

    但是,我虽然才上幼儿园哦,但我还是知道,钱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到手的。爸爸是这么说的。人要得到想要的,就要有脑袋和手段。这也是爸爸说的。就要好好的上学。这是妈妈说的。但是学校实在无聊啊,尤其是这儿,G本什么也学不到嘛!这是我的真实感受,回去要和爸爸说。

    当然,我才只有五岁。但是我很想快快长大啊,我也找一个像妈妈一样可爱的新娘……给我欺负……

    呵呵……


如果您喜欢,请把《姐夫11》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姐夫1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姐夫11并对姐夫1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