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帝国

第八章 使楚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贰零肆柒 本章:第八章 使楚

    三万持戟之军出征,临淄城内剩下的士卒不过万人,仓促间这万人要防守方五十里的巨大城池,留守于王城的只有五千人。五千人防守王城,另五千都卒防守郭城,这便是临淄城内的兵力布置。

    兵力并非人力。半个多时辰的城门争夺战中,那些呼喊‘大王与尔等并肩为战’的大夫车驾急急驶向郭城,一通疾呼嘶喊,织坊里的织人、铸场里的铸工、冶府里的铁匠,尽管这些人没有兵甲,很多人抓着木棍,也跟着他们往王城奔来。

    大夫们说什么他们根本听不懂,实际上他们说的越多庶民们越是不想来,但‘以护大王’四个字触动所有人的神经。‘大王是好的,贵人官吏是坏的(虽然两者都姓妫)’,朴实的原始二分法即便在两千年后,大多数人也笃信无疑。集合起来的人群潮水般涌入王城、涌向两军数次搏杀争夺的申门。

    看到人群的瞬间,城上无计可施的牟种大大松了口气;

    看到人群的瞬间,全身软的田建挣扎着自己站立,他整理衣襟,揖向这些前来救援的庶民;

    看到人群的瞬间,被最后几百名齐卒压制在门道前的秦军士卒心直往下沉,他们本以为自己兵力占优,谁想到齐人人数占优。

    城外秦军鼓声依旧大作,城上的齐人跳下城头,齐军已没有人击鼓。看到己方士卒一直堵在门道内不动,城外三百步外的王贲不解道:“我军何以不攻?”

    没有人回应。厚厚的城墙挡住了视线,谁也不知道里面正生什么。就在王贲想下令让鼓人加疾击鼓时,申门内传来一阵模糊不清的声浪。

    “齐人何谓?”声浪本就迷糊,喊的又是齐语,王贲听不清。

    “禀、禀将军,”一个谋士吞吞吐吐,待王贲佯怒他才结巴道:“齐人喊:‘杀…杀秦人’。”

    “杀秦人!杀秦人!杀秦人……”声浪越来越大,大到整座城池都好像在呐喊、在沸腾。原本‘秦兵卒入临淄,民莫敢格’的齐人愤怒地拿起死者的武器,疾冲向门道前的秦军。

    最前排的齐卒架住了秦军的酋矛,身后的庶民推着他们,重重的将他们推向一矛之距的秦卒。双方的矛柲在巨力的推搡中‘啪啪啪…’折断,等钜甲挨着铁甲时,两军不再厮杀,只做拼命的角力。力弱的一方要么后退,要么被对方踩在脚下。齐人疯狂的呼喊中,秦军被他们推了出去,一直推到申门之外。

    秦军第二次被杀退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冲出申门的除了身着钜甲的齐卒,更多的是身穿五颜六色葛袍的庶民。他们有的手里拿着夷矛和盾牌,有的拿得居然是木棍和簸箕。

    王贲赫然看向身边几个谋士,“皆言齐人离心,今日何以死战?”

    齐国的贵人商贾奢靡,庶民工匠穷困,楚王三万人能破临淄,根本的原因就是齐人上下离心,眼前的齐人上下一心,这让王贲极为疑惑。

    “禀将军,”身旁的圉奋揖向他。说心里话,他并不乐意自己麾下的骑兵去攻城,那不是骑兵干的事情。“齐人同心,我军先机已失,不若……”

    “鸣钲!”城上齐人又有了箭矢,他们对着城外秦军一顿攒射,秦军士卒多数没有了盾牌,死伤者众。见此王贲不再犹豫,下令鸣钲。

    ‘当当当当……’钲声鸣响时,城下的秦卒退,齐军包括哪些正在射箭的弓弩手也罢射欢呼。目睹这一切的田建再度瘫坐在地上,哪怕城上城下再响起‘大王万岁’的欢呼,他也不想起来。田故、田楸、田黜、田易、田寿、田帑……诸大夫听到钲声全松了一口气,差一点他们就做了秦人的俘虏,此刻升得很高的太阳照在他们身上,温暖得人人颤栗。

    权力是一剂春药,得到就不想再失去,颤栗后的他们誓要想尽一切办法挽回当下的局势,避免齐国落到赵国那种命运,而眼下能救援齐国的,只有楚国。

    “臣请大王向楚国求援。”田楸揖向瘫坐在地的田建,腆着脸道。

    “我齐国已绝楚,如何求之?”国相田假一直都很冷静,即便刚才齐军濒临崩溃,他也纹丝不动的站着。唯在齐卒跳下城墙那一刻偷偷抹了一下眼睛。

    “飞讯已断,飞讯已不出临淄。”田戍道。攻城之前飞讯就断了。

    “太子、公主皆在楚国,”田宗道。“臣以为太子知秦人攻临淄,自当求于楚国。”

    “若楚人弹冠相庆,奈何?”自己对别人做过什么,就怕别人对自己也做什么,有人惴惴不安的道。这句话问完诸大夫便是沉默,楚蛮说不定真记仇不救自己,不救自己他们守住穆陵关就好了。

    身后的投石机还在不停的射砲弹,城下秦人的尸全丢入门道,车轴损坏的马车也扔在里头,士卒泼上鱼油点了火,长达几十米的门道顿时一片烈火。以大火阻止秦军攻城也是可行的办法,缺憾是没有燃料火势就会熄灭。好在两支军队都能在数日赶到,哪怕把王宫里的宫室再拆一遍,城门也要保持火势不灭。

    门道内大火燃起的时候,牟种彻底松了口气,他这时才道:“楚人必救我。”

    “军师以为楚人……”包括田建,一干人全看着牟种,眼里全是希望。

    “然。楚人必救我。”牟种重重点头。“秦国辖下丁口两千万,楚国虽复旧地,丁口也不过六百万。得我齐国,方可与秦人一战;不得我齐国,区区五、六百万丁口焉能与秦人战?彼时积粟食尽,亦亡也。”

    粮食才是战争的根本,历史上王翦耗死项燕,就是有粮欺负无粮;齐国会那么快投降,除了秦国持灭列国之势、后胜门客欺哄田建,一个非常重要原因也是齐国没有积粟——衣带冠履天下的代价就是丝麻遍地,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会有很多积粟?

    赵括麾下的赵军被围四十五天,最后只能突围;项燕率领的楚军粟米吃完,最后只能撤退;田建为王的齐国没有积粟,最后只能投降。这是很现实的问题。粟米来源于丁口,唯有足够的人丁才能支撑起长期浩大的战争。

    齐国人丁四百余万,加上楚国有千万人,一千万对上两千万,还能打一打;若是五、六百万对两千五百万,那就只能抓瞎了。

    战争进行到现在,智术上的较量、外交上的斡旋、技术上的精进,这些都不再重要。最重要的是资源的争夺,谁掌握了更多的资源,谁就能在竞争中胜出。楚国有钱,一海舟一海舟的金银,只要齐国不被秦国占领,齐国绝楚就没用,齐国的大夫商贾不会不要楚国的金银。

    牟种能做齐**师自然聪明绝顶。秦军鸣钲的那一瞬,他突然对同样师出鬼谷师弟卫缭的想法全部了然。他不打楚国而打齐国,这是要和楚国争夺丁口土地。至于南阳、商於、汉中数地,也不会任由楚国夺去,春攻秋伐那是一定的。一个字:耗!

    “臣请大王……”看着被人扶起的田建,牟种揖道:“准臣夜出临淄,出使楚国。”

    “啊?!”牟种的要求诸人皆惊。田假反对:“军师岂能赴楚?军师不在,临淄何如?”

    “不然。我齐人上下欲同,何不胜区区秦人。”牟种答道。“秦人攻我,必联楚也。赵人、楚人皆已怨我,非臣使楚,何人使楚?”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外交上转变之快,任谁都措手不及。正朝大夫既然此前已经得罪楚国,就不能再出使楚国;太子、公主身份虽重,可他们究竟不是使臣,不能代表齐国。牟种想来想去,也就自己最合适使楚。

    牟种之言让群臣点头,田建见弟弟也点头,遂道:“诺。寡人以你为使臣,出使楚国。定要、定要……”

    田建连说两个定要,他的意思大家都懂。牟种却看向诸位大夫,揖道:“战时讯息不便,若楚国要下臣……”

    “君可便宜之。”田假看向诸位大臣,他懂牟种的意思,诸大夫也懂牟种的意思。此时求告楚人,楚人必会提出一系列条件,那些条件可能是索要城邑土地,也可能是别的要求。若牟种如果没有先斩后奏的权力,他出使也是没用。

    “此事,”田假答应的爽快,其他大夫就不一定了。“若楚国索要城邑金银土地美人,此无不可,然若楚王要我行楚国外朝之制……”

    五年前所谓的变法并不彻底,庶民哪怕是披甲之士也无权立于外朝,而这正是齐国上下离心的本因。今日田建向士卒揖礼,士卒受礼战死,诸大夫不但没有感动,反觉得害怕。

    害怕,自内心的害怕。一旦开了外朝,正朝也就边缘化了。君王与庶民合力打压贵族,这是古今中外再常见不过的套路。差别仅仅在于:缺少商人市民阶层的东亚封建王国打压完贵族,王权就独尊了;欧洲封建国家打压完贵族,市民转身就砍下了国王的头。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m.


如果您喜欢,请把《荆楚帝国8》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荆楚帝国第八章 使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荆楚帝国第八章 使楚并对荆楚帝国8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