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们这班很不乖 (H)(简/繁)

09 在废置校舍被威胁 (小H)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雪上黑霜 本章:09 在废置校舍被威胁 (小H)

    (简)

    这个转学生,怎会知道彭飞?

    周萱萱清楚感到自己心跳加速,就像是做了坏事,被人当场揭发一样。

    难道他认识彭飞,是彭飞告诉他我们的事情?不可能啊,彭飞根本不知道我是谁啊。

    对,别紧张,彭飞根本不知道我是谁,这转学生,瞎蒙的!

    周萱萱心念电转,反复分析后,恢复了冷静。这时,刘孝官正好走回课室,经过她身边时,又装作不小心再丢了张字条在她桌上,看都不看她一眼地走回他自己的位子。

    她拿起字条一看,上面写着:下课后,北区废置校舍见。

    刘孝官很肯定周萱萱看了字条,虽然她完全没反应,但刘孝官不会觉得意外,毕竟这班学生都是高材生,头脑非一般,可以超乎常人地冷静不冲动也不为过。

    他继续在桌子底下玩手游,等待下课。

    立春高中董事局里都是社会上的显赫人物,校友也都有身份有地位,年年不吝捐献,所以校园幅员广阔,分为东、南、西、北、中五区。课室都在中区,其余四区则是行政楼、图书馆、体育社、护理社、贩卖社等非上课类的活动区域。

    北区有个废置校舍,多年前曾经是正规教室,后来校舍翻新后,教室都集中在中区,北区的课室就不用了。立春高中地方大得很,暂时还不需要用到北区,校方也就任由北区校舍一直弃置在那儿。校内保安每天会定时去巡一轮,确保没事,除此,那地方基本上平时是不会有人在的。

    刘孝官才刚转到立春高中不久,但因为开学前就被校方叫去预先报到,也在负责人员带领下熟悉了整个校园,所以才知道北区有这么一个,刚好可以供他实行坏蛋计划的地方。

    为了要知道刘孝官葫芦里卖什么药,周萱萱依言在下课后,来到了北区废置校舍。

    她一间间课室探视,找寻那个引她来这里的家伙。

    走到了第四间,一眼看到黑板上写着“彭飞”两个字,就急忙进去抓起板擦,把那两个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字擦掉。

    “干嘛急着擦掉啊?”

    身后响起声音,周萱萱一惊,转过身来,刘孝官正站在她身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约我来这干嘛?”周萱萱不愧是高材生,先不问彭飞的事,就暂时不会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反过来理直气壮质问刘孝官。

    “你不想来,难道我还能逼你?”刘孝官曾经是学生混混,狡黠口才也不差。“你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知道。”

    “我,我做了什么事?”周萱萱毕竟有被抓住把柄的可能性,心里有点不安。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刘孝官笑了笑,“还有,彭飞知。”

    “什么彭飞,谁是彭飞,我不认识。”周萱萱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加速的心跳。

    “哦,是吗?”刘孝官笑了笑,突然想背书式地摇头晃脑念道:“今天想不想上课?你这么正,怎可能不想……两天了吗?我都不知道,原来你一直在算啊……揉一下你的奶子……乳头玩一下……内裤湿了吗……内裤脱掉给我看……张开双腿……”

    刘孝官每念一句,周萱萱的脑子就像被敲了一记。

    他念到第八句,她已经软瘫,跌坐在地上,浑身抖个不停。

    “不要,不要再说了……”声音细如蚊叫。

    他为什么会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到底为什么?周萱萱几乎崩溃了。

    “你,你为什么,为什么知道?”周萱萱真的想爆脑袋也想不通,而且,她很不甘心,明明就是safe  sex,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种局面?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刘孝官难得逮到个抛书袋的机会。他的秘密,当然不可能随便说出来,况且,今天的目的,还没达成呢。

    “你想怎样?”

    “没怎样,最近心情低落,想开心一下。”刘孝官双眼露出淫光,意图明显。

    “你要钱,我给你。”周萱萱吓死了。

    “钱嘛,刚好我最近不缺,我只想让心情好。你啊,都跟彭飞那样了,还扮什么纯情?”

    周萱萱满脸通红求饶:“我求你了,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就是那个……不行,真的不行。”

    “你不肯啊,那我就公开你的秘密咯,现在网路发达,你不会想成为立春高中的AV女优吧,嘿嘿。”其实刘孝官有的只是周萱萱的记忆,根本不能化为影片或图片来做任何实质威胁,但他目前稳居上风,不管说什么,周萱萱都不敢不相信。

    “要嘛就是我们俩一起开心,要嘛让全校男生都开心,你自己决定吧。”刘孝官继续威胁。

    他,吃定她了。

    “你……你想怎样……”周萱萱哭了,她不是傻子,知道今日已无幸免,不让刘孝官摆布,必然后患无穷。

    他说得对,与其被他大爆料,毁了自己前途,不如咬一咬牙,就在这里顺了他。

    刘孝官一听,就知道周萱萱已妥协,心里偷笑。“你就,把我当彭飞吧。”

    周萱萱涨红了脸,在网上做那事是一回事,要在现实生活中的一个同班同学,而且还不是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做那事,肯定是另一回事了。

    刘孝官随手拉了张椅子坐下,又摆出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她说:“哦对了,你好像比较习惯被指示,那就……把校服脱了吧。”

    周萱萱听到指示,却下意识地双手不安地抱着自己的身体,完全没有要依照他的话去做。

    刘孝官等了好一会儿,看她还是没动静,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一个箭步跃到她身前,手一伸就把她揽进怀里,跟着往她唇上吻去。

    周萱萱只突然感到自己被强猛地抱住,还没来得及反应,嘴唇已被软而有力的两片肉片狠狠贴住。

    她挣扎,但对方力气很大,她完全被他揽得死死的,能表示抗议的微薄空间起不了任何作用。

    周萱萱不算大美女,但青春肉体总是让男生垂涎,更何况是血气方刚的刘孝官,而且都已经把这清楚肉体抱满怀了,不兴奋才怪。

    他嘴唇舌头并用,技巧十足地硬是掰开了她双唇,一感觉到有缝隙,舌头立时长驱直入。

    周萱萱原本一直挣扎,但刘孝官真的有两下子,防线一松,即时溃不成军,刘孝官湿软的舌头已缠上了自己舌头。

    她当然知道什么叫法式接吻,但理论和实践差很大,此时两人口腔内唾液互惠,双舌缠绕,连齿缝和牙龈都被他的舌头巡礼了一遍,那种奇异又带点恶心有点色情却又有一种兴奋的感觉,叫她一时间脑子都不知道该想什么,竟然完全放弃了最初的挣扎,任由刘孝官恣意品尝她的香舌,吮吸她的甜蜜唾液。

    刘孝官感觉到她“平静”了下来,趁她浑浑噩噩,将她慢慢推移到墙角的无从跑路位置,空出原本需要紧紧抱住不让她挣扎的手,游走到她上身部位,隔着校服揉捏她刚发育健全的乳房。

    她立时起了反应,想阻止他的揉捏,但强而有力的舌吻依然在进行中,很快她就又放弃了挣扎。

    他索性利用身体和墙壁卡住她,然后双手从她校服上衣下伸进去,从下而上地拖高她的内衣,温柔但有力地握住了她柔软饱满的赤裸双峰。

    “嗯……嗯……”嘴巴被封住,舌头被纠缠,她感觉到一双温热的手掌在搓揉自己的胸部,刺激得她不停发出犹如被捂住嘴叫救命却叫不出来的闷哼声。

    胸部被不停抓捏,她只试过在跟彭飞裸聊时自己这么做,原来被别人弄的感觉差这么多……

    有点像按摩,却比按摩更会刺激起全身的奇怪的感觉,一种既害怕却又期待的感觉。

    还没来得及从乳房被揉捏中恢复过来,周萱萱又有如触电一般剧震。

    刘孝官在用拇指和食指抚弄着她的两颗肉葡萄。

    他终于松开了嘴巴,让她更顺畅地呼吸,但四只手指头在她两颗乳头上加快了速度,结果反而令她呼吸更急促,发出极低但听在他耳里依旧销魂的呻吟。

    她动情了。

    刘孝官不让自己的舌头闲着,转移阵地去舔舐她的耳朵,她几乎叫了出来,拼命将头偏开躲避。

    耳朵也是敏感带哦,他知道了。

    继续舔舐,从耳朵顺着颈项,一路舔,一路吻,到她香肩,再轻柔但有力地咬下去。

    “啊……”她忍不住叫。

    刘孝官极尽努力的前戏挑逗,还只是上半场,他,要开始进攻下盘了。

    [  待续  ]

    ————————————————————————————————

    (繁)

    这个转学生,怎会知道彭飞?

    周萱萱清楚感到自己心跳加速,就像是做了坏事,被人当场揭发一样。

    难道他认识彭飞,是彭飞告诉他我们的事情?不可能啊,彭飞根本不知道我是谁啊。

    对,别紧张,彭飞根本不知道我是谁,这转学生,瞎蒙的!

    周萱萱心念电转,反复分析後,恢复了冷静。这时,刘孝官正好走回课室,经过她身边时,又装作不小心再丢了张字条在她桌上,看都不看她一眼地走回他自己的位子。

    她拿起字条一看,上面写着:下课後,北区废置校舍见。

    刘孝官很肯定周萱萱看了字条,虽然她完全没反应,但刘孝官不会觉得意外,毕竟这班学生都是高材生,头脑非一般,可以超乎常人地冷静不冲动也不为过。

    他继续在桌子底下玩手游,等待下课。

    立春高中董事局里都是社会上的显赫人物,校友也都有身份有地位,年年不吝捐献,所以校园幅员广阔,分为东、南、西、北、中五区。课室都在中区,其余四区则是行政楼、图书馆、体育社、护理社、贩卖社等非上课类的活动区域。

    北区有个废置校舍,多年前曾经是正规教室,後来校舍翻新後,教室都集中在中区,北区的课室就不用了。立春高中地方大得很,暂时还不需要用到北区,校方也就任由北区校舍一直弃置在那儿。校内保安每天会定时去巡一轮,确保没事,除此,那地方基本上平时是不会有人在的。

    刘孝官才刚转到立春高中不久,但因为开学前就被校方叫去预先报到,也在负责人员带领下熟悉了整个校园,所以才知道北区有这麽一个,刚好可以供他实行坏蛋计划的地方。

    为了要知道刘孝官葫芦里卖什麽药,周萱萱依言在下课後,来到了北区废置校舍。

    她一间间课室探视,找寻那个引她来这里的家夥。

    走到了第四间,一眼看到黑板上写着  「彭飞  」两个字,就急忙进去抓起板擦,把那两个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字擦掉。

    「干嘛急着擦掉啊?  」

    身後响起声音,周萱萱一惊,转过身来,刘孝官正站在她身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约我来这干嘛?  」周萱萱不愧是高材生,先不问彭飞的事,就暂时不会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反过来理直气壮质问刘孝官。

    「你不想来,难道我还能逼你?  」刘孝官曾经是学生混混,狡黠口才也不差。  「你自己做了什麽事,自己知道。  」

    「我,我做了什麽事?  」周萱萱毕竟有被抓住把柄的可能性,心里有点不安。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刘孝官笑了笑,  「还有,彭飞知。  」

    「什麽彭飞,谁是彭飞,我不认识。  」周萱萱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加速的心跳。

    「哦,是吗?  」刘孝官笑了笑,突然想背书式地摇头晃脑念道:  「今天想不想上课?你这麽正,怎可能不想……两天了吗?我都不知道,原来你一直在算啊……揉一下你的奶子……乳头玩一下……内裤湿了吗……内裤脱掉给我看……张开双腿……  」

    刘孝官每念一句,周萱萱的脑子就像被敲了一记。

    他念到第八句,她已经软瘫,跌坐在地上,浑身抖个不停。

    「不要,不要再说了……  」声音细如蚊叫。

    他为什麽会知道?他怎麽可能知道?到底为什麽?周萱萱几乎崩溃了。

    「你,你为什麽,为什麽知道?  」周萱萱真的想爆脑袋也想不通,而且,她很不甘心,明明就是safe  sex,为什麽会变成如今这种局面?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刘孝官难得逮到个抛书袋的机会。他的秘密,当然不可能随便说出来,况且,今天的目的,还没达成呢。

    「你想怎样?  」

    「没怎样,最近心情低落,想开心一下。  」刘孝官双眼露出淫光,意图明显。

    「你要钱,我给你。  」周萱萱吓死了。

    「钱嘛,刚好我最近不缺,我只想让心情好。你啊,都跟彭飞那样了,还扮什麽纯情?  」

    周萱萱满脸通红求饶:  「我求你了,你要我做什麽都行,就是那个……不行,真的不行。  」

    「你不肯啊,那我就公开你的秘密咯,现在网路发达,你不会想成为立春高中的AV女优吧,嘿嘿。  」其实刘孝官有的只是周萱萱的记忆,根本不能化为影片或图片来做任何实质威胁,但他目前稳居上风,不管说什麽,周萱萱都不敢不相信。

    「要嘛就是我们俩一起开心,要嘛让全校男生都开心,你自己决定吧。  」刘孝官继续威胁。

    他,吃定她了。

    「你……你想怎样……  」周萱萱哭了,她不是傻子,知道今日已无幸免,不让刘孝官摆布,必然後患无穷。

    他说得对,与其被他大爆料,毁了自己前途,不如咬一咬牙,就在这里顺了他。

    刘孝官一听,就知道周萱萱已妥协,心里偷笑。  「你就,把我当彭飞吧。  」

    周萱萱涨红了脸,在网上做那事是一回事,要在现实生活中的一个同班同学,而且还不是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做那事,肯定是另一回事了。

    刘孝官随手拉了张椅子坐下,又摆出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她说:  「哦对了,你好像比较习惯被指示,那就……把校服脱了吧。  」

    周萱萱听到指示,却下意识地双手不安地抱着自己的身体,完全没有要依照他的话去做。

    刘孝官等了好一会儿,看她还是没动静,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一个箭步跃到她身前,手一伸就把她揽进怀里,跟着往她唇上吻去。

    周萱萱只突然感到自己被强猛地抱住,还没来得及反应,嘴唇已被软而有力的两片肉片狠狠贴住。

    她挣紮,但对方力气很大,她完全被他揽得死死的,能表示抗议的微薄空间起不了任何作用。

    周萱萱不算大美女,但青春肉体总是让男生垂涎,更何况是血气方刚的刘孝官,而且都已经把这清楚肉体抱满怀了,不兴奋才怪。

    他嘴唇舌头并用,技巧十足地硬是掰开了她双唇,一感觉到有缝隙,舌头立时长驱直入。

    周萱萱原本一直挣紮,但刘孝官真的有两下子,防线一松,即时溃不成军,刘孝官湿软的舌头已缠上了自己舌头。

    她当然知道什麽叫法式接吻,但理论和实践差很大,此时两人口腔内唾液互惠,双舌缠绕,连齿缝和牙龈都被他的舌头巡礼了一遍,那种奇异又带点恶心有点色情却又有一种兴奋的感觉,叫她一时间脑子都不知道该想什麽,竟然完全放弃了最初的挣紮,任由刘孝官恣意品尝她的香舌,吮吸她的甜蜜唾液。

    刘孝官感觉到她  「平静  」了下来,趁她浑浑噩噩,将她慢慢推移到墙角的无从跑路位置,空出原本需要紧紧抱住不让她挣紮的手,游走到她上身部位,隔着校服揉捏她刚发育健全的乳房。

    她立时起了反应,想阻止他的揉捏,但强而有力的舌吻依然在进行中,很快她就又放弃了挣紮。

    他索性利用身体和墙壁卡住她,然後双手从她校服上衣下伸进去,从下而上地拖高她的内衣,温柔但有力地握住了她柔软饱满的赤裸双峰。

    「嗯……嗯……  」嘴巴被封住,舌头被纠缠,她感觉到一双温热的手掌在搓揉自己的胸部,刺激得她不停发出犹如被捂住嘴叫救命却叫不出来的闷哼声。

    胸部被不停抓捏,她只试过在跟彭飞裸聊时自己这麽做,原来被别人弄的感觉差这麽多……

    有点像按摩,却比按摩更会刺激起全身的奇怪的感觉,一种既害怕却又期待的感觉。

    还没来得及从乳房被揉捏中恢复过来,周萱萱又有如触电一般剧震。

    刘孝官在用拇指和食指抚弄着她的两颗肉葡萄。

    他终於松开了嘴巴,让她更顺畅地呼吸,但四只手指头在她两颗乳头上加快了速度,结果反而令她呼吸更急促,发出极低但听在他耳里依旧销魂的呻吟。

    她动情了。

    刘孝官不让自己的舌头闲着,转移阵地去舔舐她的耳朵,她几乎叫了出来,拼命将头偏开躲避。

    耳朵也是敏感带哦,他知道了。

    继续舔舐,从耳朵顺着颈项,一路舔,一路吻,到她香肩,再轻柔但有力地咬下去。

    「啊……  」她忍不住叫。

    刘孝官极尽努力的前戏挑逗,还只是上半场,他,要开始进攻下盘了。

    [  待续  ]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之我们这班很不乖 (H)(简/繁)09》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快穿之我们这班很不乖 (H)(简/繁)09 在废置校舍被威胁 (小H)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之我们这班很不乖 (H)(简/繁)09 在废置校舍被威胁 (小H)并对快穿之我们这班很不乖 (H)(简/繁)09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