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梅(青梅竹马1v1宠文)

缠梅 01 菟丝花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霜音 本章:缠梅 01 菟丝花

    细碎的阳光透过薄如轻纱的窗帘照射在木质的地板上,也一并叫醒了沉睡中的女子。刚醒来的女人伸手揉了揉酸涩的眼,半眯着眼翻了个身背对朝阳,踢掉了半掩在身上的被子,准备再度进入梦乡。

    半梦半醒间,她似乎听见了敲门的声音,可她一点也不在乎,依旧任凭意识逐渐远去,放任自己继续赖在床上。敲门声忽地消失,没了噪音干扰的她很快地又睡了过去,淡粉的唇微微张开,素白的贝齿隐约可见,就像是被关在城堡里沉睡的公主,睡的香甜。

    门外再度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然而这次房内的她早已睡去,这麽轻微的声音根本吵不醒她。门外的人拿出刚刚去楼下拿的钥匙,轻声地开了她昨晚上锁的门,而後轻轻的旋开金属门把,缓缓的推开了门。

    他瞅着床上睡的香甜的女子,无奈地叹息:「说过多少次了……赖床也别给我踢被子啊……」他脱掉脚上塑胶的拖鞋,怕那拖鞋踩在地上的声音会吵醒睡梦中的她。他赤着脚,一步一步走向那沉睡的公主。

    伸手碰了碰她的面颊,软了声音:「小公主,该起床了。」

    她下意识蹭了蹭他的手,像只撒娇的小奶猫,惹人怜爱的紧。他轻声地笑,眼神温柔缱绻,手却坏心眼地捏住了她的鼻子。

    几秒後,她忽地张开了唇呼吸,一脸错愕地瞅着面前笑得温柔却眼带狡黠的男人,杏眼瞠大:「闷死了!莫景疏……你、你怎麽进来的……」他看着她这呆愣的模样,好心情地伸手摸了摸她微乱的发,语带笑意:「你忘了?你家几乎等同於我家,钥匙放在哪我还会不知道?」

    「可是我怎麽不记得我房间也有备用钥匙?」她微微偏头躲开他温热的手,有些不适应地道。莫景疏挑眉,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手:「那只是你不知道,并不代表我也不知道。」

    「媱媱快起来吧……早餐我做好了。」

    闵媱抿了抿唇,抬头瞅着他,似真似假地说:「那你……抱我出去?」莫景疏闻言难得一愣,却忽地皱眉,伸手触上她白皙的额,自言自语道:「没发烧啊……」

    她啧了一声,挥开他的手,鼓了鼓脸颊,却没发现自己的脸上早已满是绯红,也不知是刚睡醒的缘故还是其他因素造成的……

    「我这是造福你啊,竟然不领情……我今天难得愿意给你抱……」闵媱话都还没说完,莫景疏就已经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她惊呼一声,下意识搂住他的颈项,待她回神发觉两人此时的姿势时,脸都红了个彻底。

    他轻笑,伸手刻意掂了掂她的重量,挑眉:「最近吃多了?怎麽重了?」闵媱红着脸伸手推了推他:「嫌我重就放我下来!我才不需要你抱!」莫景疏嗤了一声,垂眸看着她:「我就喜欢抱你,不行?胖点好,我才不用担心别人追你。」

    闵媱咬着唇,竟是一时找不到话顶撞他。

    她早就知道莫景疏对她有超出友情的情感,而她却一直装作不知情……友情总是比爱情来的长久,她不想跟他成为男女朋友只因为她不希望他有一天会离她而去。

    如果是朋友,这种感情就可以维持一辈子了。

    闵媱垂着头不再说话,莫景疏也不在意,稳稳地抱着她走出房间,神色从容。他刻意走的缓慢,想要延长抱着她的时间,她又何尝感觉不到?他步伐稳健地走,沉稳的脚步像是踩在她的心上,让她的心微微地颤了起来。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餐桌,又悄悄抬眸看了看丝毫没有打算放下她的男人,犹豫一阵仍是伸手扯了扯他的衬衫领子,小声地道:「放我下来……不是要吃饭吗……?」

    他低头睨着她,眼里像是盛满了揉碎的星光,深邃的不可思议。莫景疏勾着唇,颊边的小酒窝若隐若现,勾人的很。

    「你不是很懒吗?要不我乾脆别放你下来,直接喂你吃?」

    闵媱羞赧地伸手拍他:「走开!」他低低的笑,顺从地放下她的身子,双脚甫一沾地,她便像只小松鼠一样快速地跑了。几分钟後,莫景疏看着她低头用叉子默默地戳着盘里的番茄,饶有兴致地撑着下颔看着她,闵媱失败几次仍然不死心,倔强地用叉子戳着盘中不断逃跑的番茄。

    他伸手直接拿起那颗橘红的番茄送到她唇边,单手支颐,笑得温柔:「张嘴。」

    闵媱呆呆地看着他,愣愣地张嘴含入他手上的番茄,杏眼圆睁,像只被吓到的小松鼠,呆萌可爱。莫景疏笑了笑,伸手掐了她的脸一把,语气宠溺:「真乖。」

    他一脸理所当然的喂她吃东西,而後又低头稀松平常的拿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余光悄悄地欣赏着对面女人染着红霞的娇俏面容,唇角不自觉地又扬了扬。

    真容易害羞呢。

    她低着头不敢再看他,默默的吃着盘里的三明治跟沙拉,伸手要拿杯子时莫景疏却忽地把他的杯子往她手边推了推,闵媱抬头,便瞧见他抬了抬下颔示意道:「喝喝看,我新买的咖啡……是有奶精的那种,你喜欢的。」

    闵媱接过那杯温热的咖啡放在手中暖手,低头浅浅地尝了口,不料那温度有些烫,吓得她赶紧抬头用有些被烫到的舌舔了舔唇,抬眸委屈地看着他:「烫……」

    「真是猫舌头。」他低叹,接过她手中的咖啡吹了吹:「这几天天气冷了点,喝热点的东西比较好,等等出门你也穿多点。」闵媱看着眼前帮她吹着咖啡的男人眼里没有丝毫的不耐,说实在,不心动是假的。

    可是……她垂眸,用银色的叉子挖起一块马铃薯泥,张嘴含入,又抿了抿唇,冰凉的感觉麻痹了方才有些微疼的舌,她舔着淡粉的唇瓣,眸色淡淡。

    她转头望着窗外绿油油的树,忽地想起了曾经看过的,吸食其他树木养分而存活的菟丝花。闵媱用手撑着脸,悠悠地笑:「突然觉得呀……我好像菟丝花啊。」

    他们是青梅竹马,可她却像是菟丝花一样,不断汲取他给她的温暖与爱,自私自利地吸食着他的养分,却从来都不给他任何的回应。

    若是有一天她不再是他的青梅而是他的女朋友……若是他有朝一日不爱她了呢?他们不是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吗?

    还是保持原样吧。

    不要改变,就不会有失去。

    她就是这麽胆小……又自私的人。

    可她却从未想过,其实她就算倔强地不改变,莫景疏也会逼着她改变。

    ~~~~~~~以下为简体字部分~~~~~~~

    细碎的阳光透过薄如轻纱的窗帘照射在木质的地板上,也一并叫醒了沉睡中的女子。刚醒来的女人伸手揉了揉酸涩的眼,半眯着眼翻了个身背对朝阳,踢掉了半掩在身上的被子,准备再度进入梦乡。

    半梦半醒间,她似乎听见了敲门的声音,可她一点也不在乎,依旧任凭意识逐渐远去,放任自己继续赖在床上。敲门声忽地消失,没了噪音干扰的她很快地又睡了过去,淡粉的唇微微张开,素白的贝齿隐约可见,就像是被关在城堡里沉睡的公主,睡的香甜。

    门外再度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然而这次房内的她早已睡去,这么轻微的声音根本吵不醒她。门外的人拿出刚刚去楼下拿的钥匙,轻声地开了她昨晚上锁的门,而后轻轻的旋开金属门把,缓缓的推开了门。

    他瞅着床上睡的香甜的女子,无奈地叹息:「说过多少次了……赖床也别给我踢被子啊……」他脱掉脚上塑胶的拖鞋,怕那拖鞋踩在地上的声音会吵醒睡梦中的她。他赤着脚,一步一步走向那沉睡的公主。

    伸手碰了碰她的面颊,软了声音:「小公主,该起床了。」

    她下意识蹭了蹭他的手,像只撒娇的小奶猫,惹人怜爱的紧。他轻声地笑,眼神温柔缱绻,手却坏心眼地捏住了她的鼻子。

    几秒后,她忽地张开了唇呼吸,一脸错愕地瞅着面前笑得温柔却眼带狡黠的男人,杏眼瞠大:「闷死了!莫景疏……你、你怎么进来的……」他看着她这呆愣的模样,好心情地伸手摸了摸她微乱的发,语带笑意:「你忘了?你家几乎等同于我家,钥匙放在哪我还会不知道?」

    「可是我怎么不记得我房间也有备用钥匙?」她微微偏头躲开他温热的手,有些不适应地道。莫景疏挑眉,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手:「那只是你不知道,并不代表我也不知道。」

    「媱媱快起来吧……早餐我做好了。」

    闵媱抿了抿唇,抬头瞅着他,似真似假地说:「那你……抱我出去?」莫景疏闻言难得一愣,却忽地皱眉,伸手触上她白皙的额,自言自语道:「没发烧啊……」

    她啧了一声,挥开他的手,鼓了鼓脸颊,却没发现自己的脸上早已满是绯红,也不知是刚睡醒的缘故还是其他因素造成的……

    「我这是造福你啊,竟然不领情……我今天难得愿意给你抱……」闵媱话都还没说完,莫景疏就已经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她惊呼一声,下意识搂住他的颈项,待她回神发觉两人此时的姿势时,脸都红了个彻底。

    他轻笑,伸手刻意掂了掂她的重量,挑眉:「最近吃多了?怎么重了?」闵媱红着脸伸手推了推他:「嫌我重就放我下来!我才不需要你抱!」莫景疏嗤了一声,垂眸看着她:「我就喜欢抱你,不行?胖点好,我才不用担心别人追你。」

    闵媱咬着唇,竟是一时找不到话顶撞他。

    她早就知道莫景疏对她有超出友情的情感,而她却一直装作不知情……友情总是比爱情来的长久,她不想跟他成为男女朋友只因为她不希望他有一天会离她而去。

    如果是朋友,这种感情就可以维持一辈子了。

    闵媱垂着头不再说话,莫景疏也不在意,稳稳地抱着她走出房间,神色从容。他刻意走的缓慢,想要延长抱着她的时间,她又何尝感觉不到?他步伐稳健地走,沉稳的脚步像是踩在她的心上,让她的心微微地颤了起来。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餐桌,又悄悄抬眸看了看丝毫没有打算放下她的男人,犹豫一阵仍是伸手扯了扯他的衬衫领子,小声地道:「放我下来……不是要吃饭吗……?」

    他低头睨着她,眼里像是盛满了揉碎的星光,深邃的不可思议。莫景疏勾着唇,颊边的小酒窝若隐若现,勾人的很。

    「你不是很懒吗?要不我干脆别放你下来,直接喂你吃?」

    闵媱羞赧地伸手拍他:「走开!」他低低的笑,顺从地放下她的身子,双脚甫一沾地,她便像只小松鼠一样快速地跑了。几分钟后,莫景疏看着她低头用叉子默默地戳着盘里的番茄,饶有兴致地撑着下颔看着她,闵媱失败几次仍然不死心,倔强地用叉子戳着盘中不断逃跑的番茄。

    他伸手直接拿起那颗橘红的番茄送到她唇边,单手支颐,笑得温柔:「张嘴。」

    闵媱呆呆地看着他,愣愣地张嘴含入他手上的番茄,杏眼圆睁,像只被吓到的小松鼠,呆萌可爱。莫景疏笑了笑,伸手掐了她的脸一把,语气宠溺:「真乖。」

    他一脸理所当然的喂她吃东西,而后又低头稀松平常的拿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馀光悄悄地欣赏着对面女人染着红霞的娇俏面容,唇角不自觉地又扬了扬。

    真容易害羞呢。

    她低着头不敢再看他,默默的吃着盘里的三明治跟沙拉,伸手要拿杯子时莫景疏却忽地把他的杯子往她手边推了推,闵媱抬头,便瞧见他抬了抬下颔示意道:「喝喝看,我新买的咖啡……是有奶精的那种,你喜欢的。」

    闵媱接过那杯温热的咖啡放在手中暖手,低头浅浅地尝了口,不料那温度有些烫,吓得她赶紧抬头用有些被烫到的舌舔了舔唇,抬眸委屈地看着他:「烫……」

    「真是猫舌头。」他低叹,接过她手中的咖啡吹了吹:「这几天天气冷了点,喝热点的东西比较好,等等出门你也穿多点。」闵媱看着眼前帮她吹着咖啡的男人眼里没有丝毫的不耐,说实在,不心动是假的。

    可是……她垂眸,用银色的叉子挖起一块马铃薯泥,张嘴含入,又抿了抿唇,冰凉的感觉麻痹了方才有些微疼的舌,她舔着淡粉的唇瓣,眸色淡淡。

    她转头望着窗外绿油油的树,忽地想起了曾经看过的,吸食其他树木养分而存活的菟丝花。闵媱用手撑着脸,悠悠地笑:「突然觉得呀……我好像菟丝花啊。」

    他们是青梅竹马,可她却像是菟丝花一样,不断汲取他给她的温暖与爱,自私自利地吸食着他的养分,却从来都不给他任何的回应。

    若是有一天她不再是他的青梅而是他的女朋友……若是他有朝一日不爱她了呢?他们不是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吗?

    还是保持原样吧。

    不要改变,就不会有失去。

    她就是这么胆小……又自私的人。

    可她却从未想过,其实她就算倔强地不改变,莫景疏也会逼着她改变。

    ##作者说说话:

    如果你们有看文案就会看到其实这本来应该是只有三千多字的小短文##

    这是我的社团作业拉XDD

    但是我觉得这麽甜不给你们看简直对不起你们##

    也觉得这麽甜不吃肉对不起莫景疏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就开坑了XDD

    预计也是周更,尽量周更啊

    P.s应该不会太长(?)毕竟跟繁花一样是日常甜,也不会弃坑的所以你们放心追


如果您喜欢,请把《缠梅(青梅竹马1v1宠文)01》收藏,方便以后阅读缠梅(青梅竹马1v1宠文)缠梅 01 菟丝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缠梅(青梅竹马1v1宠文)缠梅 01 菟丝花并对缠梅(青梅竹马1v1宠文)0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