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就该找公公(公媳,BG高H,简/繁)

. 天啊!小王居然是公公!(高H)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妄季 本章:. 天啊!小王居然是公公!(高H)

      天啊!小王居然是公公!(高H)

    许静的老公个性温和贴心,外型高大挺拔,英俊多金,家境小康,本身还是个机师,一直是众人殷羡的好丈夫人选,更难人可贵的是,跨间的兄弟和将近一米九的身高成比例,一样的傲视群雄。

    兼之表里如一,不仅耐看也耐操,在两人交往期间,时时操的许静下不了床,还游刃有余。

    在如此加分的性生活下,便是因为对方的工作性质导致两人聚少离多的苦闷,也就低了不少。

    许静婚前是一名空姐,是以很能够理解老公的工作型态,并不会因为三天两头见不着人而和对方赌气抱怨,反而每每在对方难得归家的时候,温言问候,柔情以待,是以,就是两年过去了,夫妻俩的感情反而更好了。

    只是,世上就没有完美的婚姻,尽管两人并没有情感危机,但自从许静为了备孕调身子而辞职在家休养后,对过去两人的相处模式,便难免滋生了一些怨气。

    以往两人都有工作要忙,便是一月才碰头一两次,也能充作是小别胜新欢,但许静离了工作后,在家尽管清闲,却也免不了生出了别样心思。

    其实许静心底还是很爱她老公的,只是长夜漫漫,徒留她一个妙龄女子孤枕难眠……

    在还是黄花闺女的时候,许静就因为性欲旺盛而常常自慰,而和丈夫结合之后,更似如鱼得水一般,从心到身,都被丈夫的大肉棒给征服的服服贴贴,自此后便是欢爱的频率少,也削减不了她对丈夫死心踏地的决心。

    毕竟,除了老公,还有谁能让她从心到身都彻底满足呢?

    事实上,许静的自制力还是很强的,这点从两人半月一次的行房频率她却从未出轨来看便知。

    只是,如今这也要成为过去式了。

    有道是:没有对比没有伤害。

    曾经许静以为在没有人能媲美老公这样的人才,却从未想过,能生出她老公这样人物的男人,又岂会是个简单人物?──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公公时的想法。

    因为婆婆在老公十五岁时病逝,临终前没人见到当时出任务的公公,让身为儿子的老公很不谅解,使的本就不算融洽的父子俩的关系彻底降到了冰点。

    而当老公踏入职场,并步入婚姻,一步步地体会到工作和生活中的各种不得已的妥协,才渐渐放下心结,是以许静第一次见到公公,才会是在两人的婚礼上。

    和二十多岁的儿子相比,年约五十的李钧在婚宴上站得笔直,神色从容,礼貌又不失热情的接待着来客,观其形容和服装,是个严谨且不多话的人,身为高阶军官,自养成了一股气势,而长年军旅生涯的锻炼不懈更是让他比同年龄的看来年轻许多,活脱脱就是一名位高权重成熟男人的典范。

    当时的许静心头的小鹿便不合时宜的乱跳了一下,吓得她赶紧倚靠的老公的身上,藉由对方的存在来驱散方才脱序的想法。

    此时此刻,是老公归家休养几天又上工了的第一天。

    老公刚回来的时候,要调时差养身子,所以即便身心再饥渴难耐,许静还是强装作体贴温柔的模样,帮老公放了洗澡水,再催他赶紧上床休息,一点也不敢使劲纠缠索求。

    而后,两人自是皆大欢喜的折腾了好一会儿,但对于孤身苦等近半月的许静来说,着实是杯水车薪。

    可,她又能怎么样呢?

    抱怨诉苦──然后两人争吵,此后夫妻间产生裂痕?

    不。

    那──

    许静站在阳台,看着在花园里打着赤膊锻炼身体的公公,幽暗的目光中,火苗燃起,逐渐壮大……

    在许静的设想中,李钧便是大了丈夫两轮,但胜在经年累月雷打不动的锻炼,体力耐力不见得会比疏于锻炼吃年轻饭的丈夫差多少,再说了,〝青出于蓝,更甚于蓝〞,样貌和公公近乎如出一辙的儿子的肉棒那样粗大硬挺,公公本身又会差到哪里去?

    再不济也是生出了〝青〞的〝蓝〞呀!

    或者说,本就是虎父无犬子……

    思及此,许静忍不住舔了舔下唇,腿间的花穴越发的骚痒了起来。

    在阳台上又欣赏了一会儿公公一身精壮的毽子肉,许静看了看手表,心想时候差不多了,只好依依不舍地收回眼神回到房中。

    不过,只要一想到很快就能脱离〝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状态,许静就动力满满,精气神十足!

    她眯起眼,换上了事先准备好,本来打算用来勾引丈夫的战斗服,将门虚掩住,开始大戏前的预热。

    李钧爬上楼梯,正路过儿子和媳妇住的主卧室,准备回房,便听到房中传来恩恩阿阿的呻吟声。

    作为一个孩子都有了的中年男人,李钧自然不会将之错认为其他声音,一听便明白房中的动静大致是哪一回事。

    ──不是在看那种片子,就是儿媳妇正在……咳咳…李钧连忙将脑中浮现的画面打散,稳住心神便准备装作若无其事的轻手轻脚的离去。

    然而,终归是有心算无心,因着李钧向来作息规律,加上地利优势,许静轻易便掌握了他的行踪,早在李钧毫无防备的上了楼梯时,许静就已经准备好要如何〝盛情款待〞他了。

    如此一来,又如何会让到了门边的公公轻易脱离掌控?

    “公公……”

    就是这么一声轻唤,让本已踏出脚步的李钧又止住了离去的势头,并且下意识的朝声源处望去。

    李钧的视线穿过门缝,只是一眼,也足足称得上是惊鸿一瞥了!

    ──他的好媳妇上身的细肩带背心掀至锁骨之下,露出两粒雪白饱满的双乳,顶端的乳尖挺立,红粉粉的颜色煞是诱人,下身则赤裸着,两腿大开,湿润粉嫩的花穴好巧不巧地正对着他的目光,灯光下,媳妇光滑细腻的胴体一览无遗,看了直让人恨不得当即化作不知节操廉耻的性兽,提枪猛干!

    尽管下身以情不自禁的起了反映,但李钧还是紧持着操守,努力稳住心防,叫自己不得单凭欲望行事。

    只是,即便心中如此想到,视线却一点也不舍得移开。

    强忍住欲望的黑眸中,映照出许静一丝不挂的玉体,只见她避着双眼,两指掐住右乳房上的乳尖,揉捏刺激,另一手则拿着一根十五公分长的按摩棒,一下又一下的往花穴内插入抽出。

    “…恩……恩恩…阿……公公……阿……干我……阿……阿……把大肉棒…阿……插进媳妇的小穴里……恩……”

    房内,许静声色俱佳的淫态李钧看得一清二楚,令他在不敢置信和避之唯恐不及之中,升起了一股自豪。

    看来,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连花一般年纪的儿媳妇,也舍了儿子,在自慰的时候,幻想着自己和她……

    此念一起,下身进而越发硬挺粗壮,本来宽松的运动裤被逼得不得不成了紧身裤,在腿间硬生生地顶起了一个偌大的帐篷。

    “阿阿……好大……恩……公公…恩恩……我要……恩……静儿要……要公公的……哦……肉棒…阿……”

    花穴内的按摩棒在许静的纤纤玉手下,在穴内进进出出,让李钧看得直想以身替之。

    平时在如何自持,李钧终究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何况丧妻多年,忙于事业,已有多时不曾抒发过。

    他再也把持不住的将大手探进裤档,抚慰起自己难耐的巨根。

    “恩嗯嗯……阿…阿……公公…阿……插我……恩恩……求您了……阿…阿……想要……阿……好想要……”

    门缝里大床上的许静已换了姿势,她将按摩棒立在了呈斜面的床头柜板子上,闭着眼,仰着头,正对着李钧的方向,大肆地扭动起身子。

    丰满圆润的乳房配合着玉体的动作而跳动着,双颊红润,粉舌探出红唇,娇媚的呻吟声不断钻入李钧的耳内。

    “……哦…哦哦……好大…阿……我的好公公……哦恩恩……用你的大肉棒操我…阿…使劲操……操死你的骚媳妇……”

    许静藉由事先布置好的摄像头,在李钧的视线死角观看着对方自帐篷高高顶起,而后抚慰起巨根,又一手把裤头往下扯,任巨棒弹出耸立的模样。

    许静惊喜地发现,公公跨间的兄弟绝不小于老公的,似乎粗大了一点也不一定……

    她一面欣赏着对方意淫自己自渎的模样,一面畅想着,穴内的按摩棒换作对方腿间之物的情景。

    “哦……阿阿……公公……插我……好爽…阿……被大肉棒…插的…好爽阿阿……”

    许静将双手覆在双乳上揉捏着,身体上下摆动的频率越来越快,花穴不停的吞吐着按摩棒,蜜液不断地自花穴和棒身的接合处流了出来。

    “……阿…啊阿阿……不、不行了……要死了……嗯嗯嗯……”

    许静双眼迷离的达到了高氵朝,随即不动声色的操纵着电视,让屏幕上的画面切换到一部事先准备好的成人片。

    她假装成疲累提不起力气得躺倒在床上,却又未满足的拿出一根电动按摩棒,插入穴内开足了功率就这样有气无力地往穴内抽送了几下,便精神不济地睡了过去。

    在李钧的角度看来,许静无疑是淫心不减,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失去了意识。

    他看了看越摸越硬,每每到了点又觉得少了什么而泄不出来的好兄弟,又看了看穴内按摩棒扭动不停,似是八分梦二分醒,时不时发出娇吟的许静。

    按摩棒持续的在花穴内运作着,蜜液仍不断地流出,那粉嫩的花瓣,湿润润的穴……

    一想到媳妇用她的嫩穴吸着自己的大肉棒,直呼好爽、受不住、要死了,而自己将对方压在身下,发狠似的用大肉棒操她的画面……

    李钧缓缓地身吸了一口气,绷紧了神经,小心翼翼地潜进了房内,一步步向许静靠近。

    他轻轻的握住了因没人控制而被媚肉推出花穴内的按摩棒底端,徐徐着操作着它,在许静的花穴内抽送。

    “嗯!……恩恩……哼…恩……阿……恩恩……”

    看着许静原本似因着不满足而皱起的眉头一点点的舒展了开来,李钧心中成就感大升,渐渐放开了手脚,用着按摩棒不断的抽插着她的嫩穴。

    “哼恩……阿……阿阿…阿……恩恩…嗯!……阿……阿……”

    许静的淫叫声越发地舒畅欢愉,穴内的媚肉一下又一下的收缩,最后,忽地一紧,继而泄出大量的蜜液。

    李钧将按摩棒从花穴内抽了出来,欣赏着花穴在高氵朝后一缩一缩的美景。

    在观察到许静便是如此也没有转醒的迹象后,也不再犹豫,径自提枪,而后就是一连串狂风暴雨般的猛操。

    李钧凶猛的攻势令许静再也无法假装下去:“阿阿!……啊阿阿…阿……公公…阿……不要这么猛…阿……”

    许静的双手紧紧地攀附在李钧的背后,小嘴儿就在他的耳畔,“恩恩…公公…恩……阿…阿阿……好棒…阿……好爽……”

    “醒了?”李钧的语气中蕴含着调侃。

    知道公公是特种部队出身的许静原先就没想过在装睡这上头骗过对方,但被揭穿还是忍不住紧张了一下,连带着花穴也缩了一下。

    “嗯!……媳妇……你可真紧……”李钧微眯起眼,感受着巨棒被媚肉牢牢地包裹住的快感。

    “…哦哦……公公…恩……好舒服……好大……公公的……好大……”许静发自内心地赞道。

    感觉到许静的诚心,李钧轻轻地一笑了,带着磁性的嗓音听来十分性感,令许静不由自主的将芳心往对方更靠拢些。

    她挺起上身,用柔软的双峰蹭了蹭对方硬挺结实的胸膛,撒娇道:“公公……我的好公公……你插的静儿好舒服……”

    李钧弯着嘴角,撑着上身,将自己的大肉棒尽根插入花穴里,朝着花心猛顶,然后大半截抽出,接着又使劲往穴内插入。

    “哦…阿阿……公公……坏死了…阿……肉棒…阿……这么大的肉棒…阿……又大又粗…阿……顶…阿……那儿……一直顶…哦…哦哦……好舒服恩恩……”

    许静迷人的叫床声让李钧听了如痴如醉,跨下的巨棒被花穴夹得快活无比。

    “…阿阿…阿……公公……恩恩……好棒阿…阿……插的媳妇好爽……爽…爽阿阿……求你…阿……阿阿……慢、慢点阿阿……”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如浪潮般打的许静如轻舟入海,在巨浪中难以为继,频频求饶。

    李钧看似残忍的不为所动,时则是查觉到对方即将迎来的高氵朝,趁胜追击,藉此带给她更多更猛烈的快感。

    “阿阿……大肉棒…阿……插的静儿好胀…阿……太大了…阿……好大…好粗……哦哦……爱死了…哦……”

    积压已久的欲望不再积累,在许静又一次达到高氵朝,蜜液直泄的同一瞬,对准着花心,硕大龟头的顶端,小孔射出大量地,浓稠烫热的精液。

    “啊阿阿……好烫…好多…阿阿……公公的……阿……”

    接下来一连好多天,公媳俩就在家中的每个角落,肆意的交欢享乐,几乎每一晚,两人睡前和醒来的最后一件和第一件事,都是缠着对方做爱。

    (全书完)

    ********************

    ******  以下为繁体版  ******

    ********************

      天啊!小王居然是公公!(高H)

    许静的老公个性温和贴心,外型高大挺拔,英俊多金,家境小康,本身还是个机师,一直是众人殷羡的好丈夫人选,更难人可贵的是,跨间的兄弟和将近一米九的身高成比例,一样的傲视群雄。

    兼之表里如一,不仅耐看也耐操,在两人交往期间,时时操的许静下不了床,还游刃有余。

    在如此加分的性生活下,便是因为对方的工作性质导致两人聚少离多的苦闷,也就低了不少。

    许静婚前是一名空姐,是以很能够理解老公的工作型态,并不会因为三天两头见不着人而和对方赌气抱怨,反而每每在对方难得归家的时候,温言问候,柔情以待,是以,就是两年过去了,夫妻俩的感情反而更好了。

    只是,世上就没有完美的婚姻,尽管两人并没有情感危机,但自从许静为了备孕调身子而辞职在家休养後,对过去两人的相处模式,便难免滋生了一些怨气。

    以往两人都有工作要忙,便是一月才碰头一两次,也能充作是小别胜新欢,但许静离了工作後,在家尽管清闲,却也免不了生出了别样心思。

    其实许静心底还是很爱她老公的,只是长夜漫漫,徒留她一个妙龄女子孤枕难眠……

    在还是黄花闺女的时候,许静就因为性慾旺盛而常常自慰,而和丈夫结合之後,更似如鱼得水一般,从心到身,都被丈夫的大肉棒给征服的服服贴贴,自此後便是欢爱的频率少,也削减不了她对丈夫死心踏地的决心。

    毕竟,除了老公,还有谁能让她从心到身都彻底满足呢?

    事实上,许静的自制力还是很强的,这点从两人半月一次的行房频率她却从未出轨来看便知。

    只是,如今这也要成为过去式了。

    有道是:没有对比没有伤害。

    曾经许静以为在没有人能媲美老公这样的人才,却从未想过,能生出她老公这样人物的男人,又岂会是个简单人物?──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公公时的想法。

    因为婆婆在老公十五岁时病逝,临终前没人见到当时出任务的公公,让身为儿子的老公很不谅解,使的本就不算融洽的父子俩的关系彻底降到了冰点。

    而当老公踏入职场,并步入婚姻,一步步地体会到工作和生活中的各种不得已的妥协,才渐渐放下心结,是以许静第一次见到公公,才会是在两人的婚礼上。

    和二十多岁的儿子相比,年约五十的李钧在婚宴上站得笔直,神色从容,礼貌又不失热情的接待着来客,观其形容和服装,是个严谨且不多话的人,身为高阶军官,自养成了一股气势,而长年军旅生涯的锻链不懈更是让他比同年龄的看来年轻许多,活脱脱就是一名位高权重成熟男人的典范。

    当时的许静心头的小鹿便不合时宜的乱跳了一下,吓得她赶紧倚靠的老公的身上,藉由对方的存在来驱散方才脱序的想法。

    此时此刻,是老公归家休养几天又上工了的第一天。

    老公刚回来的时候,要调时差养身子,所以即便身心再饥渴难耐,许静还是强装作体贴温柔的模样,帮老公放了洗澡水,再催他赶紧上床休息,一点也不敢使劲纠缠索求。

    而後,两人自是皆大欢喜的折腾了好一会儿,但对於孤身苦等近半月的许静来说,着实是杯水车薪。

    可,她又能怎麽样呢?

    抱怨诉苦──然後两人争吵,此後夫妻间产生裂痕?

    不。

    那──

    许静站在阳台,看着在花园里打着赤膊锻链身体的公公,幽暗的目光中,火苗燃起,逐渐壮大……

    在许静的设想中,李钧便是大了丈夫两轮,但胜在经年累月雷打不动的锻链,体力耐力不见得会比疏於锻链吃年轻饭的丈夫差多少,再说了,〝青出於蓝,更甚於蓝〞,样貌和公公近乎如出一辙的儿子的肉棒那样粗大硬挺,公公本身又会差到哪里去?

    再不济也是生出了〝青〞的〝蓝〞呀!

    或者说,本就是虎父无犬子……

    思及此,许静忍不住舔了舔下唇,腿间的花穴越发的骚痒了起来。

    在阳台上又欣赏了一会儿公公一身精壮的毽子肉,许静看了看手表,心想时候差不多了,只好依依不舍地收回眼神回到房中。

    不过,只要一想到很快就能脱离〝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状态,许静就动力满满,精气神十足!

    她眯起眼,换上了事先准备好,本来打算用来勾引丈夫的战斗服,将门虚掩住,开始大戏前的预热。

    李钧爬上楼梯,正路过儿子和媳妇住的主卧室,准备回房,便听到房中传来恩恩阿阿的呻吟声。

    作为一个孩子都有了的中年男人,李钧自然不会将之错认为其他声音,一听便明白房中的动静大致是哪一回事。

    ──不是在看那种片子,就是儿媳妇正在……咳咳…李钧连忙将脑中浮现的画面打散,稳住心神便准备装作若无其事的轻手轻脚的离去。

    然而,终归是有心算无心,因着李钧向来作息规律,加上地利优势,许静轻易便掌握了他的行踪,早在李钧毫无防备的上了楼梯时,许静就已经准备好要如何〝盛情款待〞他了。

    如此一来,又如何会让到了门边的公公轻易脱离掌控?

    “公公……”

    就是这麽一声轻唤,让本已踏出脚步的李钧又止住了离去的势头,并且下意识的朝声源处望去。

    李钧的视线穿过门缝,只是一眼,也足足称得上是惊鸿一瞥了!

    ──他的好媳妇上身的细肩带背心掀至锁骨之下,露出两粒雪白饱满的双乳,顶端的乳尖挺立,红粉粉的颜色煞是诱人,下身则赤裸着,两腿大开,湿润粉嫩的花穴好巧不巧地正对着他的目光,灯光下,媳妇光滑细腻的胴体一览无遗,看了直让人恨不得当即化作不知节操廉耻的性兽,提枪猛干!

    尽管下身以情不自禁的起了反映,但李钧还是紧持着操守,努力稳住心防,叫自己不得单凭慾望行事。

    只是,即便心中如此想到,视线却一点也不舍得移开。

    强忍住慾望的黑眸中,映照出许静一丝不挂的玉体,只见她避着双眼,两指掐住右乳房上的乳尖,揉捏刺激,另一手则拿着一根十五公分长的按摩棒,一下又一下的往花穴内插入抽出。

    “…恩……恩恩…阿……公公……阿……干我……阿……阿……把大肉棒…阿……插进媳妇的小穴里……恩……”

    房内,许静声色俱佳的淫态李钧看得一清二楚,令他在不敢置信和避之唯恐不及之中,升起了一股自豪。

    看来,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连花一般年纪的儿媳妇,也舍了儿子,在自慰的时候,幻想着自己和她……

    此念一起,下身进而越发硬挺粗壮,本来宽松的运动裤被逼得不得不成了紧身裤,在腿间硬生生地顶起了一个偌大的帐篷。

    “阿阿……好大……恩……公公…恩恩……我要……恩……静儿要……要公公的……哦……肉棒…阿……”

    花穴内的按摩棒在许静的纤纤玉手下,在穴内进进出出,让李钧看得直想以身替之。

    平时在如何自持,李钧终究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何况丧妻多年,忙於事业,已有多时不曾抒发过。

    他再也把持不住的将大手探进裤档,抚慰起自己难耐的巨根。

    “恩嗯嗯……阿…阿……公公…阿……插我……恩恩……求您了……阿…阿……想要……阿……好想要……”

    门缝里大床上的许静已换了姿势,她将按摩棒立在了呈斜面的床头柜板子上,闭着眼,仰着头,正对着李钧的方向,大肆地扭动起身子。

    丰满圆润的乳房配合着玉体的动作而跳动着,双颊红润,粉舌探出红唇,娇媚的呻吟声不断钻入李钧的耳内。

    “……哦…哦哦……好大…阿……我的好公公……哦恩恩……用你的大肉棒操我…阿…使劲操……操死你的骚媳妇……”

    许静藉由事先布置好的摄像头,在李钧的视线死角观看着对方自帐篷高高顶起,而後抚慰起巨根,又一手把裤头往下扯,任巨棒弹出耸立的模样。

    许静惊喜地发现,公公跨间的兄弟绝不小於老公的,似乎粗大了一点也不一定……

    她一面欣赏着对方意淫自己自渎的模样,一面畅想着,穴内的按摩棒换作对方腿间之物的情景。

    “哦……阿阿……公公……插我……好爽…阿……被大肉棒…插的…好爽阿阿……”

    许静将双手覆在双乳上揉捏着,身体上下摆动的频率越来越快,花穴不停的吞吐着按摩棒,蜜液不断地自花穴和棒身的接合处流了出来。

    “……阿…啊阿阿……不、不行了……要死了……嗯嗯嗯……”

    许静双眼迷离的达到了高氵朝,随即不动声色的操纵着电视,让萤幕上的画面切换到一部事先准备好的成人片。

    她假装成疲累提不起力气得躺倒在床上,却又未满足的拿出一根电动按摩棒,插入穴内开足了功率就这样有气无力地往穴内抽送了几下,便精神不济地睡了过去。

    在李钧的角度看来,许静无疑是淫心不减,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失去了意识。

    他看了看越摸越硬,每每到了点又觉得少了什麽而泄不出来的好兄弟,又看了看穴内按摩棒扭动不停,似是八分梦二分醒,时不时发出娇吟的许静。

    按摩棒持续的在花穴内运作着,蜜液仍不断地流出,那粉嫩的花瓣,湿润润的穴……

    一想到媳妇用她的嫩穴吸着自己的大肉棒,直呼好爽、受不住、要死了,而自己将对方压在身下,发狠似的用大肉棒操她的画面……

    李钧缓缓地身吸了一口气,绷紧了神经,小心翼翼地潜进了房内,一步步向许静靠近。

    他轻轻的握住了因没人控制而被媚肉推出花穴内的按摩棒底端,徐徐着操作着它,在许静的花穴内抽送。

    “嗯!……恩恩……哼…恩……阿……恩恩……”

    看着许静原本似因着不满足而皱起的眉头一点点的舒展了开来,李钧心中成就感大升,渐渐放开了手脚,用着按摩棒不断的抽插着她的嫩穴。

    “哼恩……阿……阿阿…阿……恩恩…嗯!……阿……阿……”

    许静的淫叫声越发地舒畅欢愉,穴内的媚肉一下又一下的收缩,最後,忽地一紧,继而泄出大量的蜜液。

    李钧将按摩棒从花穴内抽了出来,欣赏着花穴在高氵朝後一缩一缩的美景。

    在观察到许静便是如此也没有转醒的迹象後,也不再犹豫,迳自提枪,而後就是一连串狂风暴雨般的猛操。

    李钧凶猛的攻势令许静再也无法假装下去:“阿阿!……啊阿阿…阿……公公…阿……不要这麽猛…阿……”

    许静的双手紧紧地攀附在李钧的背後,小嘴儿就在他的耳畔,“恩恩…公公…恩……阿…阿阿……好棒…阿……好爽……”

    “醒了?”李钧的语气中蕴含着调侃。

    知道公公是特种部队出身的许静原先就没想过在装睡这上头骗过对方,但被揭穿还是忍不住紧张了一下,连带着花穴也缩了一下。

    “嗯!……媳妇……你可真紧……”李钧微眯起眼,感受着巨棒被媚肉牢牢地包裹住的快感。

    “…哦哦……公公…恩……好舒服……好大……公公的……好大……”许静发自内心地赞道。

    感觉到许静的诚心,李钧轻轻地一笑了,带着磁性的嗓音听来十分性感,令许静不由自主的将芳心往对方更靠拢些。

    她挺起上身,用柔软的双峰蹭了蹭对方硬挺结实的胸膛,撒娇道:“公公……我的好公公……你插的静儿好舒服……”

    李钧弯着嘴角,撑着上身,将自己的大肉棒尽根插入花穴里,朝着花心猛顶,然後大半截抽出,接着又使劲往穴内插入。

    “哦…阿阿……公公……坏死了…阿……肉棒…阿……这麽大的肉棒…阿……又大又粗…阿……顶…阿……那儿……一直顶…哦…哦哦……好舒服恩恩……”

    许静迷人的叫床声让李钧听了如痴如醉,跨下的巨棒被花穴夹得快活无比。

    “…阿阿…阿……公公……恩恩……好棒阿…阿……插的媳妇好爽……爽…爽阿阿……求你…阿……阿阿……慢、慢点阿阿……”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如浪潮般打的许静如轻舟入海,在巨浪中难以为继,频频求饶。

    李钧看似残忍的不为所动,时则是查觉到对方即将迎来的高氵朝,趁胜追击,藉此带给她更多更猛烈的快感。

    “阿阿……大肉棒…阿……插的静儿好胀…阿……太大了…阿……好大…好粗……哦哦……爱死了…哦……”

    积压已久的慾望不再积累,在许静又一次达到高氵朝,蜜液直泄的同一瞬,对准着花心,硕大龟头的顶端,小孔射出大量地,浓稠烫热的精液。

    “啊阿阿……好烫…好多…阿阿……公公的……阿……”

    接下来一连好多天,公媳俩就在家中的每个角落,肆意的交欢享乐,几乎每一晚,两人睡前和醒来的最後一件和第一件事,都是缠着对方做爱。

    (全书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出轨就该找公公(公媳,BG高H,简/繁)》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出轨就该找公公(公媳,BG高H,简/繁). 天啊!小王居然是公公!(高H)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出轨就该找公公(公媳,BG高H,简/繁). 天啊!小王居然是公公!(高H)并对出轨就该找公公(公媳,BG高H,简/繁)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